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34|回复: 2

喋血“开心谷”:克伦威尔坦克最后的战斗

[复制链接]

27

主题

102

帖子

141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413
发表于 2020-2-19 01:42: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文选取的参考资料为求准确,筛除了大部分后人撰写、转述的回忆文章,主要根据1951年2月26日《人民日报》的战地新闻报道、志愿军司令部对参战部队的嘉奖电、韩国军史学者的地名考证、英国纪念网站的战场态势地形图、被俘英军士兵晚年的采访录音等资料整理。)


背景与综述


1950年12月31日,志愿军在西起临津江口,东至麟蹄(麟蹄郡)的宽大正面上发起了新一轮攻势,向“联合国军”的三八线既设防御阵地发起猛烈进攻,兵锋直指汉城,中方战史称为抗美援朝战争第三次战役。

从地图上看,临津江口在朝鲜半岛西海岸,麟蹄郡靠近朝鲜半岛东海岸,也就是说,这次攻势的进攻正面基本相当于整个朝鲜半岛的宽度,要把战线从三八线一路向南推进,最终将“联合国军”和李承晚伪军一并赶到海里去。

1月2日,“联合国军”被迫全线撤退,一部分兵力则留在汉城以北,充当撤退时的殿后,其中就有当时还留在议政府的英29旅主力。同日,志愿军第50军第149师收到上级命令,乘胜追击,“向高阳攻击前进”。该师派出下属第446团第1营与师属侦察连作为先导,翻山越岭奔袭两昼夜,打垮侧翼掩护的美军部队,插入英军侧后。面对他们的,是英29旅皇家厄尔斯特来复枪团第1营(Royal Ulster Rifles,下称1RUR)和“皇家重坦克营”(第8皇家爱尔兰骑兵团直属中队,下文详述)。
1月3日拂晓前,进攻中的志愿军先导部队碰上了外围设防的英军,激烈的战斗持续了整个白天。当夜,撤退中的英军29旅一部,在议政府与汉城之间连绵的群山中,与赶来增援的志愿军部队爆发了第二轮激烈战斗,中方战史将这次战斗称为高阳追击战。这次战斗,是抗美援朝战争中志愿军唯一一次成建制消灭“联合国军”装甲单位的战斗,也是英国在朝鲜第一次遭受大规模损失。
在RUR的团史中,将这次战斗称为“死亡陷阱”(Death Trap),幸存的英军士兵则为这个山谷起了个富有黑色幽默意味的绰号:“Happy Valley”。



一、地名考证
1. 两个高阳
实际上从地图上看,汉城附近有两个地方名为高阳:一个是在汉城西北,地处汉江北岸平原地带的高阳郡(1992年改称高阳市);一个是在汉城北方山岭中的高阳洞。



志愿军战史中,关于高阳追击战只记载战斗发生在高阳以东的山间,而英军战史也只记为Go-Yang,这里有必要为各位说明一下,战斗实际是在高阳洞附近发生的。


万历朝鲜战争期间,1593年正月的碧蹄馆之战就发生在高阳洞,可见古来素为兵家必争之地。

2. 战场的具体位置
高阳追击战的战场,主要是在高阳洞以东的山间公路一带。由于地名记载混乱,地图标注复杂,笔者参照多份战场地图,画出了这一带山间公路、铁路基本的走势与周围主要高地和村落,供各位读者参考。


公路以西是标高195米的仙游洞高地(Seonyu-dong,一作仙游里Seonyu-ri),公路以东,南北各有一处高地,分别是三下里(Samha-ri,有的资料误作下三里)和三上里(Samsang-ri,有的资料误作上三里)。三上里旧名济宫岘(Jegunghyeon,济宫岘xiàn),当地也叫小山口。三下里高地往东,是标高495米的老姑山(Nogo-san)。
仙游里高地以南有个标高127米的无名高地,高地脚下公路旁有一村庄,称为佛弥地(Pulmiji-ri)。佛弥地以南隔着曲陵川(图中未画出),是一片山间田地,田间有另一处小村庄,称为三稜沟(Sammakgol)或三丁里(Samgeori),实际上得名于村北边公路与铁路的丁字路口,一些英军文件误把这个地方记为佛弥地。
过了三稜沟再往南,有一座山标高151米,称梧琴洞(Ogeum-dong,一作梧琴里Ogeum-ri),当地也叫大山口。

英军所谓Happy Valley,其实比较笼统,指的大致是上述山峰、高地之间的各个山谷;中方一些文献则划定了一个大致的区域:“南至梧琴里以东高地,北至佛弥地、下三里(原文如此)”。
英军战史中直接将济宫岘(Jegunghyeon)音译为Chaegunghyon,但大概是因为英文拼读困难又舌头打结,不少英军士兵以Compo Valley或Compo Canyon代称之(Compo是指一种称为Compo ration的英军口粮)。在志愿军发起攻势后的1月1日,英1RUR即移防到此处,在四周的山上修筑工事,进行战斗准备。“联合国军”的溃退只是时间问题,随着汉城外围防线的层层瓦解,最坏的情况下,负责殿后的1RUR要独自拖住志愿军,为其他部队逃命争取时间。


二、英军部队编成
1. “皇家重坦克营”的实际情况
所谓“皇家重坦克营”,最开始是1月4日战斗结束后,149师政治部敌工组副组长莫若健突击审讯战俘查问情报时仓促命名的,并不是正式名称。后来战地记者李庄、超祺采用了这一译名,写出《“皇家重坦克营”的覆灭》一文,刊登在1951年2月26日的《人民日报》上。不少后世文学作品牵强附会,望文生义把“皇家重坦克营”理解为配备有丘吉尔重型步兵坦克或百夫长重型巡洋坦克的单位。虽然这两种坦克确实有参加朝鲜战争,但高阳追击战中歼灭的坦克并不是它们。根据战地记者胡宝玉同志拍摄的照片来看,实际上是克伦威尔巡洋坦克。


1RUR本来只是以步兵为主的单位,除步兵外仅有卡车、装甲侦察车,以及运输迫击炮、反坦克炮等支援武器的履带式运输车。为了执行这次殿后阻滞志愿军的作战,1RUR得到了坦克支援,这些坦克是从其他部队借调的。


“联合国军”从汉城撤退前的克伦威尔坦克,应该已经编入库珀特遣队。配有戴姆勒“野狗”装甲侦察车。图为特遣队车辆行经汉城西大门,应该是前去支援1RUR
英第8皇家爱尔兰骑兵团(8th King's Royal Irish Hussar,下称KRIH或爱尔兰骑兵团)的一名上尉军官阿斯利·库珀(Captain Donald Lewis Astley Cooper)找来骑兵团侦察连的克伦威尔坦克,加上从第45皇家野战炮团(45th Field Regiment Royal Artillery,下称第45野战炮团)借来的几辆克伦威尔坦克,拼凑出一支临时的机动作战力量,由库珀上尉直接指挥,称为库珀特遣队(Cooper Force)。

据说照片中的车长就是库珀上尉本人
关于库珀特遣队的具体规模,不同资料来源略有出入。有一些说法认为库珀特遣队只有10辆坦克,不过据被俘的英军坦克兵口述回忆,库珀特遣队除了6辆来自骑兵团侦察连的坦克,另有6辆坦克来自皇家炮兵,是保留火炮的前线观察车。
实际参考英军在朝鲜半岛部署坦克数量的文件就知道,整个朝鲜半岛的克伦威尔只有14辆,然后到1951年1月21日,有12辆由于步兵火力损失且无法修复,可以认为12辆这个数据是比较准确的。

注意克伦威尔一栏,部署总数14,损失数量12,括号内为无法修复的数量
整个特遣队的战斗力以克伦威尔坦克为主,外加上1RUR的部分装甲车。志愿军的一些记载提到特遣队也有喷火坦克,虽然朝鲜战场上的丘吉尔坦克的确都是从欧洲调来的丘吉尔鳄鱼喷火坦克,但这些坦克全部都没有携带专用的燃料拖车,而是拆除了车体喷火器作为普通的步兵坦克作战。笔者认为,所谓喷火坦克,应该是指能喷火的履带装甲车辆,可能是基于通用运输车改造的黄蜂喷火车。

朝鲜狭窄山路上的克伦威尔坦克
选用克伦威尔坦克来执行这次任务,是有一定合理因素的。第8骑兵团主要配备百夫长Mk.3坦克,含裙板宽度为11英尺1英寸(约3380mm);而侦察连的克伦威尔坦克宽度为9英尺6又½英寸(约2910mm)。考虑到山间公路较狭窄的路况,以及有可能需要穿过山间供车辆通行的铁路隧道,也只有窄小的克伦威尔坦克能够有余裕通过。


仙游里高地东侧的一段铁路隧道

2. 1RUR的指挥与战斗序列
1RUR的营指挥官原本由汉克·卡尔森中校(Lt-Colonel Hank Carson)担任,但他1950年底生病,送去日本休养了。营里的二把手,托尼·布莱克少校(Major
Charles Anthony Howell Bruce Blake)自1951年1月1日起代理营指挥官职务。
1RUR下辖4个步兵连,每个连应该是3个排,共计12个排。除了营里原有的3英寸迫击炮(76.2mm),还临时加强有一个火力支援连(Support Company),实际上是第170独立迫击炮连,配备4.2英寸重型迫击炮(106mm)。营属机动兵力除库珀特遣队的坦克和装甲车以外,另编有一个乘装甲车机动的战斗巡逻队(Battle Patrol)。这个战斗巡逻队原本是营属的反坦克排,配备17磅反坦克炮(76.2mm),由牛津运输车牵引作战(CT20 Oxford Carrier,由于通用运输车拖不动17磅炮,需要动力更强,更大、更重的牛津运输车),但很快发现17磅炮太大太重,在多山的朝鲜半岛又难以发挥有效射程远的优势,于是很快就把17磅炮撤回后方。作为代替,这些牛津运输车改为配备3英寸迫击炮和中型机枪(MMG,指7.7mm维克斯水冷机枪),配合步兵作为机动灵活的快速反应力量,人数约90人。1RUR编制内还有一个不直接参与战斗的后勤保障梯队,按英军规范称为A梯队(A echelon,A指assist;与其相对的,直接参加战斗的人员均归为F梯队,F指fighting),主要装备贝德福德(Bedford)4吨卡车,运输燃料、弹药、给养。

从作战地图上看,英军防御的位置正好在美24步兵师与25步兵师之间。1RUR防区的右翼约2英里处,是皇家诺森伯兰燧发枪团(King's Royal Northumberland Fusilier,下称燧发枪团)的防区,再往右是美军第24步兵师;1RUR防区的左翼约1英里处,高阳洞附近则是由美军第25步兵师一部防守的。美25师刚入朝时尚有较强战斗力,但遭受志愿军多次打击后,人员装备损失惨重,士气低落,甚至有黑人工兵连在喊话攻势下成建制向志愿军投降的情况。该师1950年底撤回三八线以南时,丢失了近80%重装备,人员也损耗过半。

3. 1月3日凌晨时,1RUR的部署情况

上图根据1月3日上午、1月3日-4日夜间等不同时间段,标示了战场态势。图中A连误记为R连
全营以山间公路为中轴,面向北方两翼展开,各自占据山谷两侧的制高点。

B连、D连在左翼占据高地,其中B连占据的195高地位于高阳洞东南方向,与高阳洞之间隔着158高地(158高地后来是志愿军攻击的出发位置)。
从B连位置沿着山棱向南走就到D连防区,从这里向东走下山,山脚就是营属3英寸迫击炮阵地。从迫击炮阵地向南走到铁路隧道附近,营部和后勤保障梯队就在这里。
A连和C连在右翼占据高地,一是要和东面2英里外的皇家燧发枪团相互照应,二是要和左翼的B、D连共同封锁山间公路。A连和B连之间的山坡和公路上设置了铁丝网,配合左右交叉火力,拦阻可能沿公路追来的志愿军。
营部东面的公路旁有一处小山,标为102高地,此处是战斗巡逻队的防区,4.2英寸重型迫击炮和库珀特遣队的坦克也放在这里的山脚下。一旦发生交火,不仅可以直接以重型迫击炮、坦克炮进行火力支援,库珀特遣队的几辆火炮观察坦克还可以联络第45皇家野战炮团提供重炮支援。



三、战斗经过
从1月3日凌晨195高地的争夺,到1月3日夜间的混战,志愿军与英军双方描述差别非常大。
志愿军一方的描述,在《“皇家重坦克营”的覆灭》一文中已有详尽记录,这里给出链接。此外还有一些参战老兵的回忆,必要时会进行引述。
www.people.com.cn/GB/channel1/10/20001009/263716.html
【警告】本文叙述的战斗经过会以英军方面记录为主,志愿军记录作为补充参照【警告】
具体内容整理自1RUR战史以及Andrew Salmon《To the Last Round》,笔者手头有该书的原版和中译版,在此仅参考部分人物的译名。如有雷同,应是由相同原文翻译而来所致。

0. 战前态势
自志愿军入朝以来,“联合国军”一路从平壤退却到三八线以南,如今到了汉城附近。1951年1月1日,英29旅指挥官布洛迪准将签署了1951年的第一条命令,通告全体英军挖掘工事,做好据守准备。命令内容如下:

今日命令
在近来几周连续撤退的挫败中,我们和中国军队尚未发生接触。但只要不是上级命令要求我们配合大部队后撤,我29旅在敌人面前就不得撤退。一旦遭遇敌军,必须用所有火力予以痛击。如非我命令,不得放弃阵地。
T. 布洛迪准将



1月1日,皇家厄尔斯特来复枪团第1营移防到高阳洞以东的山谷中,扼守议政府到汉城之间的公路。英军士兵们在山头挖掘着战壕,眼瞅着山下失魂落魄的南朝鲜第1师残部通过他们的防区。很显然,中国人的追兵不会远了。布洛迪准将担心正面宽度不够,特意从南朝鲜第1师残部当中留下两个营,摆在英军后方的村里(即佛弥地或三稜沟一带)。
在狭窄的战壕里,寒冷的夜晚悄悄过去,在遍布岩石的积雪山头上,1951年1月3日凌晨,战斗爆发了。

1. 前哨战:1月3日凌晨,195高地
为了防备志愿军夜间的突袭,连续几天晚上英军都派出巡逻队,到山下四处侦察。1月2日深夜到1月3日凌晨,1RUR的B连派出了当晚第二支巡逻队,奉命与西面约1英里处的美军部队接触联系。巡逻队按预定计划行进,果然遇上了美军派来的巡逻队。正当两拨人打算歇歇脚伸个懒腰时,约半英里外传来了枪声,两支巡逻队当下就决定返回各自单位。实际上,这是志愿军第149师的先导部队,正在攻击高阳洞附近的美军24师35团2营。英军巡逻队往回走时,听见周遭仿佛传来窃窃私语,但四下张望,除了巡逻队的三个人以外,哪还有半个人影?疑神疑鬼的三个人一合计,决定装作没发现的样子,径直返回阵地。
回到阵地后,巡逻队立刻向排长戴维斯中尉(Lieutenant Robin Bruford Davies)报告了途中遭遇。在高地上守夜的值更军官,B连4排的排长摩尔中尉(Lieutenant John Mole)也有类似的预感:确实有某种不稳的征兆在黑暗中酝酿。
1月3日凌晨5点,A连发现前方似有动静,开火射击,但动静又消失了。B连的指挥官查理上尉(Captain Robin Charley)带着连士官长爬上山来,一面讨论着部署问题。戴维斯中尉转身让他们闭嘴保持安静,这等顶撞上级的行为确实闹出了一些不愉快。
6点45分,B连派出了两个巡逻队,分别由戴维斯中尉和摩尔中尉带领,前出侦察B连正面山间的动静。摩尔中尉带着一个下士提心吊胆走了一圈回来,而戴维斯中尉的另一支巡逻队有六个人,下山时走到了山头上看不见的某个死角里。一片寂静中,突然传来手榴弹爆炸声,和斯登冲锋枪短促的点射,之后又重归寂静,六个人带着的无线电再没有传来声音。查理上尉想到自己与戴维斯最后的不愉快,未免有点伤感。
对于大头兵来说,没那么多时间伤感,事态正在急剧变化。渐近黎明的昏暗中,冒出一群人来,用英语喊着:“南朝鲜人——投降!”(South Koreans - surrender! )英国人犯嘀咕了,难道这是被打散的南朝鲜第1师,投降都走错方向了?摩尔中尉从山头下来看看情况,但说实话他根本分不清中国人、北朝鲜人和南朝鲜人有什么区别。他走到领头那人面前,几乎是面对面握手的近距离,试图用不同的语言进行交流。一通比划下来,倒是弄明白了一点:对面根本不是来投降,而是来要求自己投降的!两人几乎同时举枪对射,但都没打中,顿时阵地上枪声乱作一团。一片混战中,摩尔头戴的钢盔中弹,一屁股摔进战壕里,好一会才缓过神爬起来。英军试图组织反击,但天寒地冻之中竟拔不出手榴弹的安全销。摩尔中尉指挥的B连4排原本占据195高地的山头,但被志愿军的攻势打垮,随着冲锋号声被赶出了山头阵地。B连后方的D连同样遭到攻击,D连的11排也被击退。(1-3排在A连,4-6排在B连,7-9排在C连,10-12排在D连)


2. 火力反击:1月3日白天,195高地
英军营部的反应很快。代理营长布莱克少校是参加过市场花园行动的老兵,曾作为联络官随波兰第1独立空降旅在荷兰阿纳姆战斗。布莱克少校意识到,一旦志愿军站稳脚跟,就不可能再把他们赶走了。他马上命令B连和D连未被打垮的部分继续坚守,同时调集所有的火力,猛烈轰击丢失的山头据点。他手头有营属的3英寸迫击炮,临时加强的4.2英寸迫击炮,库珀特遣队的75mm坦克炮,其中还有火炮观察坦克,能够联系第45野战炮团的重炮。一时间,炮弹如雨点般砸在山头阵地上,炸得硝烟弥漫、土石横飞。
3英寸迫击炮的阵地就在山脚下,正摆在山头上志愿军面前,志愿军马上派出小分队,要消灭眼下这个重大威胁。3英寸迫击炮排被迫掉转炮口,以近乎直射的方式轰击距离小于最小射程的运动目标。大约上午9点,附近的美军部队呼叫了空袭,英军看着四架F-84流星盘旋在山谷上空,然后向山上的志愿军小分队倾泻机炮和火箭弹火力,为迫击炮排解了围。
本来1RUR的机动力量,战斗巡逻队(Battle Patrol)派出约90人准备到A连阵地前方去侦察一下情况,现在收到命令改变任务:他们和A连得回头来救急了。作战方案是这样的:战斗巡逻队迂回到南面爬上山脊,沿棱线向北面进攻195高地;A连后撤到营部附近的集结区域,根据战局变化,可能需要配合战斗巡逻队行动对195高地山顶进行钳形攻击;A连原本的防区由C连前出接管。战斗巡逻队一行人乘车来到山脚下,发现他们的牛津运输车无法开上陡峭的山坡,于是下车徒步爬山。在他们爬山期间,仍有零星炮击,各种榴弹时不时在他们头顶炸开。大约11点25分,他们爬上山脊之后,战斗巡逻队的副指挥官麦柯德少尉(2nd Lieutenant Mervyn Noel Samuel McCord)发现195高地方向仍有人在向他们开火。通过外形和枪声可以辨认出那是几挺布伦机枪,难道是阵地上来不及撤退的自己人,被炸蒙了胡乱开火?起初英国人判断可能是友军,一面接近,一面喊着“笨蛋,上山的是自己人”(You silly buggers, we're coming up! )叫他们停火,但射击并未中止。最后英军接近山顶扔了手榴弹,枪声才停歇下来。冲到山顶后,英国士兵们发现山顶阵地的中国人已经死了,他们手中有着各式武器,简直是大杂烩,其中就有几挺加拿大造的七九勃然,常凯申送的。
英国人在山顶又呼叫了一轮空袭,四架美国F-84流星呼啸而来,山顶英军赶紧展开橘红色的荧光布标记披在身上。这种荧光布标记是用作对空敌我识别的,用法也很简单:战机进行近距离空中支援时,地面上有橘红色标记的就是自己人。

志愿军将其称为“对空联络布板”,现在这种荧光布标记仍然作为一种简单有效的CAS敌我识别手段
这一回,美军飞机陆续投下了100磅凝固汽油弹,最近的一发落在山顶英军仅30码的位置。山势起到了保护作用,被燃烧弹击中的北面山体烧得焦黑。指挥部命令B连组织突击队上山,到13点10分左右夺回阵地,摩尔中尉的B连4排又继续掘壕坚守。A连并未实际参与战斗。

英军战后控制战场,在阵地周边发现志愿军死亡人数约30人,加上炮击和轰炸,造成的死亡可能在50人左右。英军派出巡逻队下山搜索,查看是否还有中国人活着,最终只找到2名志愿军伤员,一个小个子,一个大个子。大个子背后中了一枪,子弹从胸口穿出时留下了巨大的伤口,死在运回旅部的路上;而关于另外那个小个子伤员后来怎么样了,1RUR的人并不知道。但1951年1月5日英国《每日电讯报》的一篇前线报道提到这么一件事:“中国人战斗得十分顽强。有一个中国俘虏在被审问时引爆了藏在棉衣里的手榴弹,与审讯官同归于尽。”
从黎明前巡逻队的交火,到下午重新夺回阵地,1RUR自身死亡10人(其中6人是戴维斯的巡逻队),伤16人。在1RUR东面的皇家燧发枪团也遭遇了当天的志愿军猛烈攻势,最后靠刺刀冲锋夺回阵地,自身18人阵亡,45人受伤,3人失踪。现在1RUR士气高昂,但他们并不知道,天黑之后,战局会发生戏剧性的转变。


3. 急转直下:1月3日下午
李奇微原本打算守住汉城,只是战局的崩溃超过了他的预料。尽管遭遇局部的强烈抵抗,但志愿军的攻势仍在稳步向汉城推进。1月3日下午,“联合国军”下达了总退却命令:放弃汉城,撤到汉江南岸。
15点,位于1RUR左翼的美军第25步兵师收到撤退命令,16点开始撤退;17点20分,位于1RUR右翼的皇家燧发枪团收到命令,放弃阵地,向南撤退。1RUR并未得知友军已收到撤退命令,整个下午仍然呆在自己的阵地上,本来还打算把南朝鲜第1师留下的2个营拉上来帮忙多挖一些掩体,但考虑到这帮溃兵的士气最终还是作罢,打发他们回汉城去了。1RUR直到18点30分才收到撤退命令,现在彻底孤立无援,就连埋怨队友跑得快都来不及了。他们的唯一生路,是在黑暗中向南沿公路走出山谷,到达预设的补给点,乘坐那里的卡车继续向南撤退。然而现如今他们就在志愿军的眼皮子底下,要进行这样长达2英里的渗透行进,队伍里还有辎重和坦克,想跑谈何容易。只要中国人发现了哪怕一点动静,整个营都将置于死地。
考虑到坦克难以在夜间作战,山谷中的道路雪后结冰,冷硬湿滑难以行驶,库珀特遣队的指挥官,阿斯利·库珀上尉向代理营长布莱克少校请求,由自己的坦克开路,带领全营向南撤退。布莱克少校驳回了这一请求,理由也很充分,他担心山谷中坦克发动机的响声会引来注意,暴露整个营撤退的意图。
总之,经营部研究,决定了撤退行动的次序:

B连徒步出发,充当尖兵探路;
营部、后勤梯队的车辆载着口粮和弹药跟在B连后面;
C连、D连、A连掩护后勤车辆徒步跟进;
接着是支援连,由运输车运载4.2英寸迫击炮转移;
C连抽出一个排,加强给库珀特遣队,克伦威尔坦克将会搭载这些步兵,作为撤退行动中的后卫;
战斗巡逻队则乘坐牛津运输车,携带迫击炮和维克斯水冷机枪,他们要尽可能全力开火以转移中国人的注意力,最后再跟上后卫,于23点30分撤退。
因为他们和后卫分队是最晚退出战场的,这也成了最危险的任务

4. 撤退:1月3日夜间,Compo Valley
1951年的1月3日,是农历十一月廿六,正是个月黑风高之夜。B连悄悄地撤出195高地下了山,于晚上21点领头出发;卡车和吉普跟在B连后面,在结冰的道路上慢慢行驶;道路两侧的步兵无不绷紧神经,瑟缩着走在雪地里。队伍的后方,战斗巡逻队不停地发射迫击炮,轰击周围可能的集结地区,装作整个营还在原地。
令人难熬的时刻渐渐过去,B连走出山谷,平安无事地与美国人的卡车运输队会合了。这支由美国黑人士兵组成的运输队与英军士兵关系不错,答应把他们运到汉城去。然而就在此时,局面突然失控。
大约21点30分,一架美国飞机经过山谷上空,可能是来执行支援轰炸观测任务的,在英军车队的头上扔下一串照明弹。惨白的光把积雪的山谷照得透亮,清晰映出雪地上穿越山谷的英军士兵和卡车,在场所有人都倒抽一口凉气,步兵们纷纷卧倒在雪地中。然而过了一会儿,没有什么动静,车队又赶紧继续前进。

实际上,由于下午17点左右1RUR两翼的掩护都已撤走,抓住白天时机赶来的志愿军149师445团、446团可以大展拳脚,吃掉这一股英军。前敌指挥的149师政委金振钟敏锐捕捉到这一战机,作出战斗部署:
446团2营,爬山迂回到佛弥地村庄南面,阻断英军南逃道路;
446团1营欠1连(1连在白天进攻时遭受严重损失),由158高地跨过仙游里,向102高地西侧攻击,截断英军退路;
兵力完整的445团1营从127高地居高临下,把英军队伍拦腰打断。
当照明弹意外落下时,山谷中的动静都被山上的志愿军看在眼里。几分钟内,志愿军为机枪和迫击炮标定了射距和目标,很快迫击炮和机枪的火光就照亮了夜空,无数绿色的曳光弹如萤火虫般在山间飞舞。然后,令人胆寒的冲锋号声响彻山谷,无数隐约的人影飞奔着冲下山坡,与英军展开了贴身肉搏。

对于这场战斗的全貌,由于夜暗与激战的关系,实在很难做一个全面的描述。这里选取几个英军士兵的回忆,来说说他们的经历。
1RUR D连的上等兵法瑞尔(Lance Corporal Joe Farrell)运气一直不错。在照明弹亮起时,他立刻卧倒在地上,口中不住咒骂着那个扔照明弹的混账。但很快一场混战就爆发了,他为了找掩护继续卧倒,结果和D连的其他人失去了联系。一个志愿军小分队径直朝他冲了过来,但只是经过,甚至有个战士踏着他的后背跑了过去,都没停下来看他一眼。庆幸之余,他扶起附近头部受伤倒地的战友,搭上一辆经过的英军卡车,逃出生天。
1RUR的军需士官长斯特金(Quartermaster Sergeant Tommy Sturgeon)驾驶着另一辆卡车在枪弹间前行,沿路只见周围的士兵纷纷倒地,有的是中弹,有的则是卧倒开火还击。纵然他是参加过意大利战役的老兵,也震惊于志愿军的密集自动火力。子弹打在车身上叮当作响,为了避免暴露位置,他只好忍耐着不开大灯,努力集中注意力,在冰冻溜滑的路面上行驶。他总算也逃了出来。
来自KRIH(爱尔兰骑兵团)的道林中尉(Lieutenant Bernard Dowling)是库珀特遣队的一员,负责驾驶后勤卡车,为坦克运送燃料和弹药。在撤退时,他驾驶卡车跟上队伍在山谷里行进。战斗爆发时,乘车的步兵们纷纷跳下车来找掩护,道林中尉坚持要这些步兵重新上车来,顶着迫击炮火力和机枪曳光弹继续前行。行进途中,两辆卡车被打伤无法行驶,车组只得破坏掉发动机防止被缴获利用。渐渐地,这几辆卡车与后面的坦克失散,道林中尉试图用无线电联络库珀上尉询问状况,只得到一句回答:“战斗非常激烈!”("It's bloody rough!"),而这也是库珀上尉最后传来的消息。几分钟的沉默后,无线电里只传来英国人听不懂的中国话。
库珀中尉和特遣队的坦克到底怎么了?同属于爱尔兰骑兵团的列兵埃里克(Trooper Robert Olaf Erricker)在库珀特遣队的头一辆克伦威尔上作为航向机枪手,他的车长查尔斯·戈弗雷·亚历山大中尉(Lieutenant Charles Godfrey Alexander)是正经的贵族,突尼斯子爵哈罗德·亚历山大(后晋为伯爵)的侄子。埃里克被亚历山大中尉派去作为传令员,联系后面第二辆的库珀上尉车组,库珀上尉也派了一名传令员作为交换。战斗爆发后,库珀上尉就让埃里克赶快回亚历山大那辆领队车去。埃里克往前跑了一段找到车,发现自己的座位还被库珀上尉派来的传令员占着,亚历山大中尉安排他在炮塔后面待好,马上要出发了。坦克车队开始往前走,右边山上志愿军的火力越来越猛烈,坦克也开始用主炮和机枪还击,发觉继续呆在炮塔后面会很危险,埃里克只好蹲在炮塔左边,尽量往前向机枪手舱盖方向挪过去。
亚历山大的坦克是库珀特遣队12辆坦克中领头出发的,库珀和其余坦克落在后面。实际上由于亚历山大的坦克走得快一些,侥幸没有遇到志愿军的步兵反坦克攻击。亚历山大等人继续沿公路向前行驶,经过友军部队,救了几个伤员,安置在坦克尾部甲板上。这时无线电传来消息,前方道路被堵死了,实际上,可能是在佛弥地附近(实际上是三稜沟,下同)中弹燃烧的英军卡车堵住了道路。亚历山大中尉决定冒险将坦克开下公路,沿着冰冻的河床往前走。
对于埃里克来说,这场战斗仿佛像是虚幻一般:天空中交织着红色与绿色的曳光弹,天空中照明弹发出苍白的光,枪炮声中又夹着中国人的冲锋号声和劝降喊话声。亚历山大中尉大概是发现继续沿河床走情况不妙,就又掉头回到公路上。但由于驾驶员既不敢开灯唯恐招来附近火力,又迫于光线昏暗看不清前方,坦克冲出路边,甩脱一侧履带在田里抛锚了。亚历山大中尉只好爬出炮塔查看情况,这时一枚迫击炮弹从天而降击中炮塔,亚历山大中尉头部被弹片击中当场阵亡。在这场战斗中,由于志愿军缺乏反坦克火力,就把一些迫击炮带到山上来,用手扶炮管的方式射击,对英军坦克乘员和随车步兵构成了很大威胁。

1951年3月英军重返战场时拍摄的照片,可能就是亚历山大中尉的那辆克伦威尔
车长死了,坦克又丧失行驶能力,惊魂未定的车组乘员决定弃车,就向一辆经过的皇家炮兵克伦威尔坦克求助。对方教他们在弃车前要先自毁主炮,然后徒步撤退。在皇家炮兵,有一个自毁主炮的老办法:拿出一发炮弹从炮口插进去,再从炮膛里装填一发炮弹并击发,两发炮弹相撞就会彻底破坏炮管。车组一合计发现没时间,还是先把车尾甲板的几个伤员抬下来——这时车组便被突然出现的中国人围住。埃里克身上带着一支转轮手枪,里面有六发子弹,但周围少说也有十几个中国人。他只好丢掉转轮手枪,举手投降。
当了俘虏的英军也不止埃里克一个。迫击炮分队的梅杰里上尉(Captain James Herbert Samuel Majury)的装甲运输车在佛弥地村外(实为三稜沟村外)被燃烧的卡车堵住了路,他和迫击炮分队的成员只得下车战斗,最终也缴械投降。
志愿军使用爆破筒、炸药包、集束手榴弹等攻坚器材,破坏克伦威尔的行走装置。克伦威尔坦克侧面装甲薄弱,车体结构又是以铆接为主,这一炸极易引起车体开裂或变形,丧失行驶能力。更有人把试图突围的坦克和卡车上的英军士兵拽住,拉下车来肉搏。库珀上尉的车一侧履带被毁,车组弃车。人们最后一次看到库珀上尉时,他正带着轻机枪,和他的装填手跑下路基,躲进一条沟里,此后再也没人见到他。

战斗中被炸毁的克伦威尔坦克,行走装置、翼子板工具箱都被严重破坏
列兵克里斯托弗(Gunner Christopher)是皇家炮兵借出的克伦威尔坦克上的一名乘员,他在车里听见外面一名军官呼救,他下车后发现军官已受了致命伤,嘴里喃喃地喊着“天啊,天啊”(Oh dear, oh dear)。身后中国人紧追上来,他被冲锋枪一梭子扫射击中大腿,坦克丢下他们跑了。他拼命扒住另一辆经过的坦克,但爬不上车去,抓着坦克的置物箱被拖在车后面。一枚手榴弹在附近爆炸,他的脸和腿部都被弹片击伤,摔在路旁。中国人没有理会他,冲上去追击坦克,喊着断续的劝降英语。他从被击毁的侦察车和运输车旁边爬过,沿路都是英国兵的尸体。克里斯托弗找到一挺布伦机枪,但没有子弹,这时他的手臂中弹,这是他第三次受伤,他决定混在死人堆和车辆残骸里装死。

山谷中一辆甩脱履带的皇家炮兵克伦威尔坦克
打到这个程度,还能动的克伦威尔坦克基本都已经慌不择路了。有的坦克开始朝人群集中的方向胡乱发射主炮与机枪,也不管是不是自己人。战斗巡逻队的麦柯德少尉带着执行火力掩护任务的人员返回,准备与坦克分队会合,结果遭到坦克误认,主炮和机枪就直接打进人堆里。麦柯德冒着友军火力匍匐接近,通过车尾步兵电话要求车组停火,最后怒不可遏地爬到车上敲打炮塔大骂着制止炮手。然而为时已晚,战斗巡逻队已出现了严重伤亡。麦柯德只好回去收拾血肉横飞的现场,把死者一一抬到装甲运输车上,为撤退做好准备。这时有个路过的军官提醒他:“你忘记东西了。”麦柯德这才发现自己正往车上抬的这具尸体没了脑袋。
最后的后卫队伍出发了,由于运输车和卡车在路面上打滑,行军缓慢,后卫队伍放弃了乘车行进,而是徒步撤出。一行人沿着河道冲到曲陵川铁路桥下,遭到了一挺机枪的拦截。那挺机枪位置极好,架在一块巨石后面,角度刁钻,封锁了英军的前进路线。前有堵截,后有追兵,麦柯德决定依靠蛮力迅速解决。他找来坎贝尔军士(Sergeant Henry Adams Campbell),简单交代了意图。两人靠近机枪火力点,之后一起投掷手榴弹,趁着爆炸的时机,麦柯德端着布伦机枪上去拔掉了火力点。
沿着山谷向南,后卫队伍来到了佛弥地村口(实为三稜沟村口)。村里交战仍在继续,不少房子着了火,将周围照的敞亮。麦柯德等人一路冲到这里,打算歇口气看看情况,也不知怎的,他一念之下拿出烟斗来,准备抽两口。虽然周围是被火光照亮,但点烟显然还是会暴露自己的位置,很快支援连的指挥官约翰肖少校(Major John Kirkpatrick Hay Shaw)赶来,怒吼着让他赶紧把烟斗灭了。


麦柯德和他爱用的烟斗
约翰肖也是个二战老兵,当时他在南斯拉夫和游击队一起打德国佬。现在他从麦柯德手中接过指挥权,带着最后这大约60-80人的队伍,在库珀特遣队的一辆坦克掩护下,且战且走。冲过燃烧的村庄,村里仍有英军在代理营长布莱克少校的指挥下作战,约翰肖等人还带着不少伤员,并未恋战,直接就出了村。约翰肖凭自己在游击队时的经验判断,前方的最短撤退路线上一定还有埋伏,他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放弃完好的坦克,全员徒步沿山路绕道向南撤退。

1月3日晚上的交战态势图,以及约翰肖少校的撤退路线
道林中尉的补给车队与库珀上尉失去联络后仍继续向南开,来到汉江铁路大桥。美国人赶开过桥的难民,示意他们优先通过,但道林中尉不肯,他让车队停好,准备给突围出来的坦克加油。但是再也没有一辆克伦威尔能够赶来了——库珀特遣队的12辆坦克已经全军覆没。最后两辆试图突围的克伦威尔坦克,一辆向南沿公路走,果然遇上埋伏,被炸毁在梧琴里山口附近;另一辆向西沿铁路走,被志愿军步兵追上,炸毁在佛弥地以西的铁路隧道中。
约翰肖的后卫队伍默默走在黑暗的山中,仅凭远处汉城的火光辨识方向。轻伤员自己走,重伤员就由其他人抬着,一行人花四个小时走了8英里,在将近黎明时分与美军留在补给点的后卫接上了头。英国人分乘两辆卡车,赶在工兵炸桥之前过桥到了汉江南岸。当他们与营里的其他人会合时,众人都一副见了鬼的样子——大家都以为他们已经死了。
不过约翰肖并不是最后一个撤出的。那个连续三次受伤,后来装死的克里斯托弗,他躲在尸体中侥幸地没有被识破,后来悄悄溜进山里,躲了起来。他与其他几个伤兵汇合,等到天亮后美军飞机来侦察时,设法引起了侦察机的注意。侦察机随后唤来两架美军直升机,把这一小批人从志愿军眼皮子底下接走了。


5. 战斗结果
经过一晚上的战斗,皇家厄尔斯特来复枪团1营有157人阵亡/失踪或被俘,加上库珀特遣队,死亡人数近200人。对于定员750人左右的营级单位,这是很重大的损失了。阵亡/失踪名单中,就有代理营长托尼·布莱克少校的名字;库珀特遣队的65人当中,以阿斯利·库珀上尉为首,几乎全部阵亡/失踪或被俘,仅14人逃出(骑兵团5人,皇家炮兵团9人)。此役英军所有坦克、装甲车辆均告损失,只有几辆卡车逃出。


库珀上尉的纪念碑

文中英军人物
列兵埃里克:库珀特遣队坦克机枪手,1月3日夜被俘,后关押在碧潼战俘营,1953年停战后获释
列兵克里斯托弗:库珀特遣队坦克机枪手(推测),受伤被困,1月4日晨由直升机营救
上等兵法瑞尔:D连士兵,1月3日夜乘卡车撤出战斗,后来参加了4月22日的临津江战役并幸存
法默军士:库珀特遣队坦克装填手,弃车后失踪,推测阵亡
坎贝尔军士:战斗巡逻队士官,1月4日凌晨随约翰肖徒步撤出战斗,1951年4月获传令嘉奖
军需士官长斯特金:营军需士官,1月3日夜驾驶卡车撤出战斗,
麦柯德少尉:战斗巡逻队指挥官,1月4日凌晨随约翰肖徒步撤出战斗,后来又参加了临津江战役并幸存
戴维斯中尉:B连其中一名排长,1月3日凌晨带队巡逻时阵亡
摩尔中尉:B连4排排长,1月3日夜徒步撤出战斗
亚历山大中尉:库珀特遣队坦克车长,1月3日夜被迫击炮弹片击中头部阵亡
道林中尉:库珀特遣队后勤军官,1月3日夜驾驶卡车撤出战斗
查理上尉:B连连长,1月3日夜徒步撤出战斗
库珀上尉:库珀特遣队指挥官,坦克车长,弃车后失踪,推测阵亡,1951年4月获追授传令嘉奖
梅杰里上尉:迫击炮分队军官,1月3日夜被俘,关押在碧潼战俘营,1953年获释后回到1RUR
约翰肖少校:支援连指挥官,1月4日凌晨带领约70人徒步撤离。由于撤退作战中的杰出表现,于1951年4月获颁优异服务十字勋章(DSO)。但他在4月25日临津江战役撤退阶段时又一次殿后,这次再也没能回来
布莱克少校:1营代理营长,失踪,推测阵亡

四、尾声
战斗后英军的尸体由朝鲜当地民众集中掩埋,后来在1951年6月,几处墓地集中合并为朝鲜英军公墓。公墓位于梧琴里以西的高地上,面朝东北方向,俯瞰整个山谷。墓园内设立了用花岗岩雕刻的Happy Valley纪念碑,纪念碑揭幕仪式上,由B连摩尔中尉代表幸存者致悼词。


1953年停战后,1956年公墓中的遗骸迁至釜山“联合国军”公墓。后来由于当地农民打算把墓地改为田地,甚至将纪念碑推倒,1962年英国大使馆将Happy Valley纪念碑迁回贝尔法斯特。运输任务由当时即将退役的贝尔法斯特号轻巡洋舰完成,
纪念碑
现保存在贝尔法斯特市政厅。



第50军向志愿军司令部报告这次步兵成建制歼灭坦克的重大战果,志愿军司令部还不太相信,要求前方再核实一下。第50军军政委徐文烈于是派军部摄影记者胡宝玉前往实地,为击毁的英军坦克拍照取证。核实战果后,志愿军司令部为第50军发来了嘉奖电:
“我五十军一四九师四四六团在此次新年攻势中由于全体指战员迅速积极的行动,于高阳附近抓住英二十九旅及美军二十五师三十五联队各一部,给予严重打击,并打死打伤英美军500余名、生俘英军少校坦克营长以下193名、缴获英军坦克25辆,此种积极勇敢的战斗行动,值得全军学习。特通令表扬。”
(注:1. “少校营长”这一说法,职务、军衔都对,但名字不确定。详情请看下文。
2. 缴获英军坦克25辆实际包含其他车辆,具体数据应是缴获坦克4辆、装甲车3辆、汽车18辆。
3. 毙伤俘数据,中方不同回忆、不同资料有较大出入。与英军自报伤亡最接近的是毙敌200余人)

关于布莱克少校的下落
英国方面的记录一般认为布莱克少校在1月3日或4日战斗中阵亡,但他的亲族认为布莱克少校是在被俘后遭到处决,因为他是代理指挥官。其亲属认为如果原任指挥官卡尔森中校没有病休去日本,布莱克少校应该能活下来。
而根据志愿军方面的记录,被俘英军都把自己军衔扒掉,无论军官还是士兵,登记时只说自己是士兵,造成甄别困难。但负责进行俘虏登记、政策宣讲的149师政治部敌工组副组长莫若健意外听见俘虏议论营长(Battalion Commander)也被俘虏,于是留了个心眼,很快发现俘虏中有一人年龄较大,军服也有些不同。进一步盘问后,对方这才供认自己的身份和军衔,确实是个少校营长。
这个少校营长,到底是不是托尼·布莱克呢?托尼·布莱克生于1911年12月1日,1951年1月时刚过完39岁生日不久,倒确实算年龄较大。志愿军方面有英军少校营长被俘后头戴软帽,左臂受伤打着吊带的照片,面貌与托尼·布莱克被俘前的照片也基本一致。


志愿军方面关于他名字的记录,既有说叫柯尼斯/科尼斯,也有说叫莱安(这个说法出自纪念50军政委徐文烈将军的文章),但和托尼·布莱克的全名Charles Anthony Howell Bruce Blake对不上。1月4日“联合国军”广播称英军一支坦克部队在高阳附近“英勇阻击了中朝军队”,当天晚上志愿军电台也开始广播,并让被俘的英军少校营长讲了话。不排除一种可能性,即英军指挥官出于某种原因,提供了一个难以追查的假名。
关于这名俘虏的下落,仅在志愿军外俘管理处第1团第2中队教育中队长苏峥嵘的回忆中有提及,说这个好面子的英国军官进了碧潼战俘营后,仍不肯承认自己的坦克是被轻步兵消灭的,说志愿军用了反坦克炮对付坦克,还为此受到批评教育。
1953年停战后释放的战俘名单里面,并没有布莱克少校的名字,可能是由于伤口感染或其他并发症,最终死在战俘营里。有一些未经证实的说法称朝鲜秘密扣押了一批美英战俘,如今已不可考。

关于缴获的英军车辆
高阳追击战结束后,在打扫战场时发现不少英军车辆在仓促间被抛弃,本身损伤轻微乃至基本完好,甚至有部分车辆的发动机仍在正常运转。1951年初,志愿军的坦克部队还未入朝,就算完整缴获了英军车辆装备,但控制了战场的149师没有人会开坦克,这些车辆怎么处理仍是一个问题。据莫若健回忆,当时曾有打算组织英军俘虏把完好的车开走。莫若健所在的敌工组主要负责对敌侦讯等情报工作,莫若健因为英语流利,在师里乃至军里都是有名的“会八国外语的人才”(这里的“八国”是指美国、印度、巴基斯坦自治领、英国、菲律宾、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这几个在当时以英语作为官方语言的国家/地区,“八国外语”是战士间善意的玩笑),上级指挥员考虑到,如果俘虏钻进坦克后突然反抗,可能造成重要情报人员损失,不能冒这个风险,最后下令叫停了组织俘虏开回英军坦克的行动。
但是相比之下,如果是组织俘虏开走敞篷的装甲运输车,可能就要更好控制一些。目前北京军博停放的两辆英军装甲运输车,一辆是牛津Mk.1运输车,一辆是基于通用运输车改造的黄蜂Mk.2C喷火车,这两种车均属于支援车辆,应该都来自英军较大规模的战斗损失。在朝鲜战争中,英军出现大规模损失和整建制被击溃有两次:一次是51年1月初的高阳追击战,另一次是51年4月底的临津江战役。从战场态势来看,51年1月初的高阳追击战之后,“联合国军”退回汉江以南,到3月才重新占领汉城;而51年4月底的临津江战役之后,英军5月底就回到战场,搜寻、甄别死者遗骸。从时间和空间上看,在高阳追击战后应该会有更充裕的时间,将缴获的车辆送回后方。



有一些说法认为,志愿军将部分缴获的车辆装备交给了朝鲜人民军。据一张照片显示,身着朝鲜人民军坦克兵制服、头戴苏式坦克帽的坦克兵正要进入一辆克伦威尔坦克;而随着1951年3月“联合国军”重新占领汉城,南朝鲜海军陆战队在仁川第二次登陆,上岸后发现被用作固定岸防工事的克伦威尔坦克。两个证据似乎都指出,朝鲜人民军有意继续使用这些缴获坦克。


考虑到克伦威尔坦克使用和M24霞飞相同的弹药(朝鲜战争中的M4谢尔曼基本都是76mm炮的M4A3E8),为其补充弹药继续使用并非不可能。时间回溯到1951年2月,在汉江边曾经有过一次坦克交战,同样出现了一辆被缴获的克伦威尔坦克。
1951年2月11日,“联合国军”加强攻势,又打回汉江南岸。在渡江进攻之前,李奇微决定派遣一支美军侦察队先行,对汉城及周边进行侦察。英军从第8皇家爱尔兰骑兵团C中队派出指挥排直属的Caughoo(车号02ZR58,名字取自1947年英国国家障碍赛马大赛的优胜马,这匹赛马及其驭手都来自爱尔兰)和Colorado两辆百夫长Mk.3坦克,在汉江南岸占据阵地,掩护美军侦察队渡江。两辆百夫长坦克在永登浦附近江岸警戒时发现,汉江北岸一座被炸断的铁路大桥下,似乎有什么动静。
这里所说的铁路大桥,实际上是日本殖民时期建造的汉江铁桥,是汉江上第一座近代桥梁。在1950年6月28日,南逃的李承晚伪军为阻止朝鲜人民军追击,不顾蜂拥过桥的难民性命,安放数吨炸药悍然炸毁汉江大桥,造成桥上大量平民死亡(韩国政府后来发表的数字是800人,不过也有估计认为炸死多达上千平民)。在当时汉江铁桥也被埋设了炸药,但由于部分炸药失效或引信哑火,导致未能完全炸毁。
Caughoo的车长乔治·斯特拉坎(George Strachan)注意到,在斜对岸铁桥下的阴影中,似乎露出一根炮管。Caughoo所在位置大约相当于今天韩国国会议事堂附近,但在当时不过是一段荒凉的江岸。这个位置到铁桥下距离大约有3000米,对于当时的坦克来说算是挺远了,不过斯特拉坎仍决定要试一试。仔细瞄准后的第一次射击并未击中,但车组很快根据弹着修正瞄准,迅速打出第二炮,准确击中目标,这一命中纪录成为当时坦克远射的世界纪录。
被击中的目标很快燃烧起来,火焰照亮了阴影中的轮廓,果然是一辆坦克。而斯特拉坎通过望远镜惊奇地发现,对面的坦克居然是一辆克伦威尔,显然,这辆坦克来自1月3日夜里被歼灭的库珀特遣队,而且大概是以相当完好的状态被缴获的。惊奇之余,他不忘指挥坦克继续补射,将坦克附近堆放的油料之类物资全部炸毁。
这次战斗成为了百夫长坦克日后传奇的开幕之战,也成了克伦威尔坦克的谢幕之战。有说法认为,运到朝鲜的14辆克伦威尔坦克中,有12辆在1951年1月的高阳追击战中被击毁或缴获,1辆在1951年4月的临津江战斗中被击毁。至于余下1辆克伦威尔,有可能留在了南朝鲜。1951年11月,南朝鲜海军陆战队坦克连成立,是南朝鲜第一个坦克单位,有一辆用朝鲜语写着“海兵队”的克伦威尔坦克,似乎仍然堪用。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68

帖子

254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5Rank: 5

积分
254
发表于 2020-2-21 10:09:17 | 显示全部楼层
技术大佬进军战史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5

主题

411

帖子

2398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398
发表于 2020-2-21 10:41:51 | 显示全部楼层
等更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装甲爱好者 ( 陕ICP备15012742号

GMT+8, 2020-4-8 18:48 , Processed in 0.064287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