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61|回复: 5

[B站备份]“护国公”演义——克伦威尔巡洋坦克发展史(连载)

[复制链接]

26

主题

97

帖子

1262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262
发表于 2019-6-18 23:30: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护国公”演义——克伦威尔巡洋坦克发展史1题图:A24骑兵巡洋坦克


(本文旨在简要介绍克伦威尔巡洋坦克的发展历史,对错综复杂的型号变化做一个简单的梳理,适当玩梗,大家轻松阅读就好。本文随缘更新。)
在生产A15十字军巡洋坦克的同时,纳菲尔德机械化与航空有限公司(Nuffield Mechanization & Aero Ltd.)于1940年底开始研制一种新型巡洋坦克。该车计划配备6磅炮,装甲厚度70mm,采用和十字军坦克相近的“自由”(Liberty)发动机和传动系统(5进1退变速箱+威尔逊双侧行星转向机),基本上是个更大更重的十字军坦克。
1941年1月坦克设计局提出了重型巡洋坦克项目,由于时间催得紧(1942年初准备投产),要求纳菲尔德尽快建造6辆原型车,这也就是A24巡洋坦克。
随着罗尔斯-罗伊斯(Rolls-Royce)公司加入重型巡洋坦克项目,带来了重大转机:罗-罗提出将“灰背隼”(Merlin)航空发动机修改后安装在坦克上。1941年5月,两辆十字军坦克实验性安装了600马力的“流星”(Meteor)发动机,结果在试车场跑出了令人瞠目的50mph极速(估计值,计时员吓得忘记按表)。但同时,十字军的传动系统不能很好地驾驭“流星”这匹烈马。在试车中,驾驶员刹车不及,加上转向控制失效,车一头开进了车道旁的树丛,可以说是十分蔷薇果了。
结论很明确,如果A24能够换装新的“流星”发动机和与其相匹配的传动装置,性能将有显著提升。
然而纳菲尔德方面固执地以通用性和简化生产为由,要为重型巡洋坦克配备类似十字军的传动装置(仅仅是加上液压助力,除了轻没有优点)。这么一搞也有点下不来台,毕竟人家纳菲尔德子爵是大佬,英军手里用的“自由”发动机全是他家生产的,肯定不能拂了人家面子。
遂决定,重型巡洋坦克项目分为A24和A27,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后来纳菲尔德用了两年时间生产了500辆没卵用的A24,只配当训练车。
分家之后,A27看似前景光明,却又飘来一朵乌云。原本预定由利兰汽车(Leyland Motors)公司和罗-罗公司合作进行动力系统的研制工作,但利兰对罗-罗“流星”发动机的散热性能表示怀疑,随即于1941年6月退出合作。
想来当初十字军坦克的传动系统就是利兰公司研制的,怕是两家暗中有什么腚眼子交易?
事已至此,只好又分一次家:A27分为使用“自由”Mk.V发动机的A27L,还有使用“流星”发动机的A27M。
利兰公司闹分家不是胡闹,背后算计鬼得很。由于英国战时的生产计划制度,坦克生产和飞机制造是由两个不同的部门组织的:坦克生产归供应部(Ministry of Supply, MOS)管,飞机生产归飞机制造部(Ministry of Aircraft Production, MAP)管,两家衙门也是井水不犯河水的。“流星”发动机不是航空发动机转行开坦克么?罗-罗你再能耐,是个航空发动机公司,是MAP下属的生产商。你有本事抢生意,你有本事不服管啊?果然,罗-罗只能按照MAP的生产计划,老老实实造“灰背隼”,哪里还腾得出手去顾“流星”?可惜了那80%的零件通用率,全叫体酿恶白瞎了。直到1944年亨利·梅多斯有限公司(Henry Meadows Ltd.)作为MOS下属生产商,开始生产“流星”发动机,A27M的生产才真正开足马力进行。
这么一分,利兰公司非但没丢掉订单,还获得了军方默许,可以自己牵头开始A27L的生产。一想到自己遥遥领先,罗-罗还在后面挣扎,简直是計画通り。
讲到这里总结一下:
重型巡洋坦克项目选上了纳菲尔德的设计,但选用“流星”发动机引起丑恶分家闹剧,先分为A24和A27,后又分A27L和A27M。原本计划将A24称为克伦威尔I,A27L(“自由”)称为克伦威尔II,A27M(“流星”)称为克伦威尔III。英国人自己也觉得这么分实在乱,索性从1942年8月起,规定A24称为骑兵(Cavalier),A27L称为半人马(Centaur),A27M称为克伦威尔(Cromwell)。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6

主题

97

帖子

1262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262
 楼主| 发表于 2019-6-18 23:32:47 | 显示全部楼层
“护国公”演义——克伦威尔巡洋坦克发展史2
题图:1942年9月29日,英国陆军一辆A27L半人马巡洋坦克的侧身照

上回说:护国公未上沙场已天下三分

这回说:勇将校仗义执言要火炼真金



以A24骑兵现有的传动系统,需要花费80马力功率来驱动冷却风扇。这对于410马力的“自由”发动机来说是一个不小的负担。罗-罗的工程师为“流星”发动机定制了新的散热风扇,仅需32马力即可冷却整个动力舱。并且,由于“流星”的功率达到600马力,区区32马力不过是5%的损耗,实际上散热完全不成问题。话说到这,明眼人都看得出利兰公司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了。只要能设法延缓“流星”的生产,在A27项目总体进度的逼迫下,必然退而求其次,选用“自由”Mk.V发动机,拖得越久,利兰公司分到的生产任务就越多。这种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做法,确实是不太雅观了。

情急之下,罗-罗时任首席工程师,战前促成“灰背隼”发动机大量投产的元勋,欧内斯特·海夫斯(Ernest Hives)给军需部(Ministry of Supply,上期译作供应部,现更正)的领导打了个报告。在汇报工作情况的同时,故意把目前遇到的问题归结到资金方面:手头生产线都在造“灰背隼”,再批点经费我们就能另外开一条生产线,造坦克发动机啦。上头当即电报批复,准了,一百万英镑够不够?于是立即签合同,罗-罗向军方供应1000台“流星”发动机,事就这么成了。

不过罗-罗此时已经落后于时间表,既然已经和纳菲尔德、利兰两家分道扬镳,罗-罗索性直接找上了伯明翰铁路货车厂。这家厂子从最开始就对“流星”发动机很感兴趣,两家一拍即合,原型车居然在1942年1月20日就下地跑开了,高兴得像个27吨的孩子。反倒是纳菲尔德的A24克伦威尔I在3月份姗姗来迟,利兰的A27L克伦威尔II更是拖到了6月份。

分家内耗这么一出戏下来,原计划中1942年3月生产3700辆的进度大幅推迟。而A24克伦威尔I在测试中果然暴露出散热系统和发动机的先天病,提前退出竞争,姑且还是拿到了500辆的订单挽尊。

如上一回所说,到了1943年,A24克伦威尔I更名为A24骑兵,A27L克伦威尔II更名为A27L半人马,A27M克伦威尔III更名为A27M克伦威尔,名号之争总算是告一段落。但A27L和A27M的地位之争仍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

1943年4月,A27L半人马和A27M克伦威尔开始逐步汰换第9装甲师的盟约者巡洋坦克。第9装甲师在战争中留在英国本土,主要用作训练或测试装备,相当于小白鼠。由于两款坦克仍在研发中,部队试用的车型都是按照原型车规格生产的。接收了半人马的车组随即发现,这新车比著名坑货盟约者也好不到哪里去嘛。半人马的离合器构造脆弱,“自由”发动机成了滋油发动机,会把油甩到散热器上,很快引发过热故障。当初给罗-罗使绊子的时候说“对散热性能表示怀疑”,估计利兰公司是不懂得撒泡尿自己照照。虽然克伦威尔也出现了变速箱和转向系统故障,但毕竟麻烦少多了。

第9装甲师的标志:一只熊猫
交付部队试用时,半人马对克伦威尔的比例是大约5比1,这引起了第9装甲师师长达西少将(Major-General John Conyers D'Arcy,后晋升中将)的忧虑。1943年6月27日,当得知半人马只是个临时产品,等到“流星”发动机供应充足时要用克伦威尔全部换掉时,达西少将大发了一通牢骚。达西少将在报告中指出,他接收的129辆半人马,有95起故障,其中23起是离合器失灵,而26辆克伦威尔中仅有3辆发生不同故障。半人马需要频繁的维护,并且因为“自由”发动机功率不足,始终要开足马力运转,进一步加剧了故障。达西少将的报告以这样一句话作结:“明明能生产优秀的装备,却要出于某种非军事的理由把平庸的武器强塞给部队,这种行为就是犯罪”。

达西少将要求陆军部给个明确的说法,于是陆军部尽力策划了一次最严苛的测试,是驴是马拉出来遛遛。

这次测试任务,代号“德古拉演习”(Exercise Dracula,注意不要与Operation Dracula混淆)。1943年10月,克伦威尔、半人马、谢尔曼III(M4A2)、谢尔曼V(M4A4)四种车型同台竞技,坦克编队在英国境内进行长达3700km(2300英里)的行驶,兼有熟悉新型号和试验坦克兵新制服的目的。

德古拉演习本身差点把克伦威尔和半人马一起坑死,因为测试中可靠性最好的显然是谢尔曼。当然比惨的部分好歹有半人马垫着,克伦威尔顶多是出一些漏油故障、转向制动故障,半人马就是各种剧烈振动、离合失灵、发动机过热,还加上漏油。

德古拉演习的测试报告片段,“我不是针对谁,我是说在座各位……”
在演习后的综合评价上,谢尔曼的出色可靠性得到了很高赞誉,而克伦威尔的高速行驶性能也受到了关注。至于半人马呢?报告用了三个U来描述:Underpowered、Unreliable、Unwanted as a tank,简单翻译一下就是“动力不足”、“可靠性烂”、“你别当坦克了”。

1943年11月另外组织了一次对比测试,10辆新出厂的半人马对10辆新出厂的克伦威尔,在泥泞路面上行驶4827km(3000英里),这一次克伦威尔轻松完成,而半人马又挂了。两次测试足以说明克伦威尔值得进一步扩大生产,而半人马原计划的2700产量则被削减到2000辆,并于1944年5月被移出密级,作为“大嘤最新怪物坦克”公开亮相。

此时,盟军策划许久的大规模登陆作战即将展开。历经坎坷波折的克伦威尔终于迎来战火的洗礼。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6

主题

97

帖子

1262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262
 楼主| 发表于 2019-6-18 23:33:40 | 显示全部楼层
“护国公”演义——克伦威尔巡洋坦克发展史 间章题图:Battleground Hobbies网站的兵棋模型


Part.1 与可靠性,或者说与谢尔曼坦克的战斗
1943年,1辆完整的克伦威尔,6辆未安装发动机的半人马坦克装船运往美国。未安装发动机的半人马坦克,是为了安装福特的发动机进行测试。当时福特公司希望向英国推销V8和V12坦克发动机,认为可以用500马力的福特GAA V8和650马力的福特GAC V12代替英国现用的自由式和流星。英国的想法自然是肥水不流外人田,但毕竟口说无凭,而且美国又有着盟国间发动机通用,简化后勤的大义旗号,只好送几辆车去美国接受测试。按照计划,半人马坦克将有4辆安装福特V8,2辆安装福特V12,完整的克伦威尔作为对照组,进行试验。
1944年,在马里兰州阿伯丁试验场的克伦威尔坦克
当年夏天,这几辆车与安装福特发动机的谢尔曼M4A3进行了对比测试。至于这次测试情况如何,时任英军总参谋部驻华盛顿代表Alec Richardson少将写了一封信给时任皇家装甲兵总监Raymond Briggs上将,摘录部分如下:
“我们的坦克成了这里的笑料。克伦威尔已出了不少故障,当初决定只送一辆来美国测试的人一定脑子有病。美国人很识趣地没有打听是什么故障,罗-罗的代表脸色铁青,恨不得马上收摊回国。这根本是砸招牌!简直颜面扫地。”
测试结果中,有一张故障修理工时统计表(等待备件送来的时间并未计入)。半人马需要202工时,克伦威尔199工时,算是半斤八两。相比之下,福特发动机的谢尔曼进行维修只需要39工时。进一步调查发现,参加测试的半人马和克伦威尔都是最早批次的10辆之一,而根据军需部的说法,“这批车辆有各种各样的故障,完全不能满足使用需求”,不禁让人疑惑,你们送这车上美国去是专门出洋相吗?
换装福特发动机一事最后不了了之,此后的德古拉演习(见上期)中,尽管英国巡洋坦克跑得快,但整个行进路程中还是落后于谢尔曼。比较典型的情况是这样的:
-每天的测试路程,第一个跑完的总是M4A2。紧随其后的第二名是M4A4,因为后者的汽油机较前者的柴油机燃料消耗大,半路上要加一次油。到这时,谢尔曼的车组刚好赶上饭点,吃一顿热腾腾的晚餐。
-随着天色渐暗,回收班、引导小组、加油车、修理队的成员吃完饭陆续回到岗位。虽然德古拉演习的规划中,车辆只在白天行进,无奈的是克伦威尔总是要到天黑后才返回营地,至于半人马通常还要再迟个几小时。这个点回来的车组想吃啥基本都凉透了。
-第二天早上八点半,谢尔曼车组钻进坦克,一发动就能走,而克伦威尔和半人马仍是毛病不断,又得推迟出发。
说是毛病不断,大毛病总归还算少见,真正拖住脚步的还是一路上零零碎碎的那些小毛病。克伦威尔的主离合器容易故障,制动器经常需要调整;而半人马则老是漏油,散热器需要频繁清洁,履带调整困难,液压控制系统需要时刻留意、及时维护。顺带一提,关于射击测试,英国坦克在经过长途行驶后,通常需要调整一下瞄准镜,而谢尔曼坦克开上射击阵地就能打。
整个德古拉演习显示出谢尔曼坦克的巨大优越性,而克伦威尔和半人马似乎就要完蛋了。一位军官甚至悲观地表示,两年多以来英国坦克的表现让他失望透顶,而美国坦克简直棒极了,“配备谢尔曼坦克的指挥官有信心让99%的坦克加入战斗,而如果哪个指挥官手下全是克伦威尔和半人马,他每天都得盘算自己手头还剩几辆能用的坦克,可以执行任务。”其他一些观点虽然没这么悲观,但同样表现出对谢尔曼坦克的无限赞美,对克伦威尔的种种改进意见,还有对半人马上战场不抱希望的态度。
实际上,早在1943年的3月底,美国方面就提出了一项大胆的建议。建议说,如果英国考虑取消克伦威尔项目,那么英军4000辆坦克的缺口将可以用谢尔曼坦克填上。在美国人看来,英国人不该继续折腾这款不怎么样的巡洋坦克,而应该去造更多运输谢尔曼坦克的铁路车辆。


美国人自认为没有什么冒犯的意思,毕竟他们没让英国人放弃丘吉尔坦克,也没让英国人放弃更长远的坦克生产计划。英国人在4月9日给出了礼貌而坚决的回复:英国会继续生产坦克;英国无法接受这种“彻底依赖”的做法。至于4000辆坦克的缺口,将会用克伦威尔填补3000辆左右,余下的再考虑谢尔曼。
平心而论,谢尔曼坦克也不是一步登天的。从1940年8月确立基本设计以来,过了两年才开始生产,而这才只是开始,真正的大规模生产还在后头,并且仍旧伴随着一系列大大小小的改进。谢尔曼坦克总被当成坦克标准化流水线生产的范例,被拿来说“英国那么多种型号繁杂的坦克,而美国只要一种谢尔曼就够了”。实际上除去铸造车体与焊接车体的区别,谢尔曼的四种亚型分别装备四种不同的发动机,互相之间缺乏通用性。根据租借法案,各国均获得了使用星型发动机的M4和M4A1,但由于俄国人主要用柴油燃料,所以后来接收到的主要是M4A2;美国自己用的是安装福特GAA V8发动机的M4A3;而英国选择的,或者说,前面挑完剩下的,是M4A4。这种坦克最令人称奇之处在于,将5台克莱斯勒六缸水冷发动机安装在一起,构成克莱斯勒A57发动机:怪物般的30缸大块头,2600rpm时可输出425马力。
几张图,分别是A57的汇流输出齿轮、散热风扇系统、汽缸曲轴布局的示意
美国人表示美军绝对不会在海外用这款M4A4,最多也就是国内训练用。请问如此“待遇”的M4A4,相比英军“仅限用于训练,不得用于实战”的盟约者巡洋坦克,又有什么差别呢?挑剔归挑剔,英国还是接收了7500辆M4A4中的大部分,也包括给美军训练用的1400辆,毕竟只要不考虑维护上的麻烦,这坦克还算挺不错的。


如果说德古拉演习起到了什么积极作用,首先就是给英国坦克兵选了一套不错的驾驶服;再就是把半人马排除在未来的前线坦克之外。半人马的产量从2700辆减少到2000辆,且一部分作为支援车辆,例如防空坦克、推土机、牵引车等等。至于克伦威尔,由于对轴心国作战的第二前线即将开辟,英国不可避免地需要用其装备至少一部分装甲团,所以需要保证生产出来的车辆至少达到可用标准。1944年2月2日,利兰汽车公司颁布了一份详细的规格书,用来规范所谓的“战斗型克伦威尔”。这份规格书主要规范各机械部件型号,尤其是流星发动机和梅里特-布朗传动装置的具体型号,保证各系统经过考验,能够可靠运行。此时距离计划中的大规模登陆行动,还有四个月,英国人仍在努力弥补克伦威尔在可靠性上与谢尔曼的差距。

Part.2 主炮之争,滑稽的挑战者与意外的杰作
随着克伦威尔的可靠性问题逐渐得到磨合改进,另一个令人比较关心的问题就是主炮与炮架。总的说来,克伦威尔的炮架与丘吉尔的相仿,采用内置式的炮盾,尽管炮塔旋转采用电驱动,但6磅炮的俯仰操作仍然是由炮手肩扛控制,没有手摇高低机或动力俯仰控制。仔细想想,克伦威尔的基础设计是在1940年底提出的,奇怪的是,在设计逐步完善的这几年里,没人想起来要根据实战经验调整炮架的设计。最早在间战时期,英国的中型坦克是有手摇高低机和方向机的,但后来提出了主炮应自由俯仰,便于炮手迅速调整火炮,实现运动中射击的思路。这一做法于1939年写入了英国皇家装甲兵教程,于是英国坦克的炮手们个个都练就了一身肩扛坦克炮的本事。对于近距离的高速运动战来说,这样的做法没问题,但在沙漠战场上的远距离交战中,自然难以用肩扛的方式瞄准远处小小的目标,即便是在静止状态下,更不用说运动中射击了。再者,6磅炮要比2磅炮重得多,如果继续沿用肩扛控制,火炮的重心配平就会更重要,反过来会有相当一部分炮身留在炮塔内部以保证重心平稳,这就进一步限制了车内空间。
随着甲弹对抗的发展,下一步需要为克伦威尔坦克找个更好的主炮。应该说,这炮是现成的,也就是17磅反坦克炮,最早已于1941年12月9日提上研发会议日程。但当时找遍整个英国,唯一能有足够大的炮塔座圈容纳17磅炮的,是 排水量 80吨的TOG-2* 浅水重炮舰 。


按照第8军在北非的实战经验来看,倒也不是所有坦克都需要17磅炮。根据他们的设想,所有的坦克中大约有25%需要装备17磅炮(差不多每排1辆),根据一些报告中的具体描述,用来起到“打洞机”的作用。而其余的坦克应该是装备有75mm两用炮(指可以发射穿甲弹,又可以发射榴弹的火炮),装甲防护适中,机动灵活的坦克。说来说去,还是看上了美国的M3坦克炮,甚至有人提出干脆搞英国版谢尔曼得了。

1944年,意大利战场,第8军下辖的第21装甲旅改造了一批丘吉尔Mk.IV NA75,主炮挪用自触雷的谢尔曼坦克
到1942年,根据部队提出的两用炮需求,有几种新型坦克炮开始研制。
第一种是皇家兵工厂的8磅炮,已知信息较少。有的说法认为它是57mm,可以直接装进6磅炮的炮架;有的说法认为其增大口径至60mm,6磅炮的炮架不再适用。两种说法都提到将会发展长身管和短身管两种型号,但长身管的装不进现有炮塔,短身管的穿甲性能比6磅炮的改进型好不到哪里去。再加上这种炮用的弹药放不进英国坦克的炮塔,故8磅炮的发展也就到此为止。
第二种是维克斯公司开发的一种12磅炮,口径70mm,维克斯公司设法将一门12磅炮装到瓦伦丁坦克上,进行了成功的试射。这种炮可以通用6磅炮的炮座,其弹药也可以放进炮塔,但其穿甲性能不如6磅炮优秀,高爆弹性能也不如美国75mm。实际上说到底,英国人要的不就是能用6磅炮座的75mm炮么?1942年12月23日的一份报告中,维克斯公司又提出一种设计方案,将6磅炮*************。众人恍然大悟拍脑袋之余,又要提出一个经典问题:如此的好办法,为啥这么久都没人想到呢?究其原因,6磅炮并不是维克斯公司的产品,而是皇家兵工厂的产品。
在当时还有一种选择,就是高速75炮,也就是50倍径的HV75。这种火炮的数据看上去挺不错,整个1942年的夏秋季节,设计局都在讨论新的高速75炮能否不经大改装入克伦威尔的炮塔,但14个月后订购原型时,却发现实际上装不下。无奈之下,设计局只能不情愿地妥协,放弃不现实的高速75炮,选择维克斯的36.5倍径中等初速75炮,这也就是后来的QF 75。
时间紧迫,维克斯公司很快获得了美国75mm炮的图纸以尽快完善设计,武器生产部门则尽快生产出试验用的原型,再调一些坦克来研究车内弹药布局方式。由于弹药和内弹道指标是现成的,研发工作大幅简化,只需测试后座装置,再进行使用测试即可。由于75mm炮需要配套的俯仰机构,当时克伦威尔还未配备,故测试先在有高低机的瓦伦丁坦克上进行。既然QF 75炮能够与6磅炮通用炮座,自然也就可以考虑为安装6磅炮的装甲车辆换装QF 75。一辆AEC Mk.II装甲车安装QF 75进行了测试,试验发现QF 75射击后产生的废气要显著多于6磅炮,因此炮塔顶部的排气扇设计需要修改。
除了开发两用炮,另外还有一种专用的支援榴弹炮也在研发中。同样根据沙漠战斗的经验,这种支援火炮应该具有良好的高爆弹威力,并可以发射烟雾弹。1942年研发的QF 95榴弹炮,采用截短的3.7英吋炮管搭配25磅炮的炮闩机构,可将炮弹发射至5000码距离。但该炮装在十字军炮塔上测试时,可能是仰角受限或装药量受限,射程仅达到2500码。
前面已经讲到,在1944年2月,利兰公司发布了“战斗型克伦威尔”的具体规格。这里面除了规范动力系统的详细型号,还规范了新的标准主炮。除了少数近距支援型(CS型,Close Support)安装QF 95榴弹炮,旧有的6磅炮车型均应换装QF 75两用炮。安装QF 75的克伦威尔坦克统称为克伦威尔Mk.IV(新造/Mk.III换炮/半人马换发升级)或克伦威尔Mk.V(早期克伦威尔Mk.I升级)。关于克伦威尔坦克的具体版本,将在后续篇目中归纳总结。

为克伦威尔安装17磅炮的事情,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始终没有着落。很显然,如果要把17磅炮装进座圈,依克伦威尔现在的座圈尺寸肯定是不够用的。英国人于是谋划再研发两种新型巡洋坦克,更大,更重,并且可搭载17磅炮,这就是A34彗星和A41百夫长。但这两个项目都需要足够时间来完成,而部队现在就要17磅装车,越快越好。1942年新年前后,伯明翰铁路货车公司,也就是A27M克伦威尔的老家,收到了生产17磅炮坦克的订单。显而易见,是要他们用手头现有的部件先凑一辆出来。差不多同一时期,有一个可安装17磅炮的大炮塔设计,其重型版本安装在TOG-2*上进行测试;伯明翰的工作人员需要根据大炮塔改造车体设计,使其可安装70英吋炮塔座圈和大炮塔带来的其他额外重量。于是他们先垫高了车辆战斗室部分的车体,将这里加宽至可以容纳炮塔,又加长车体并增多一对负重轮,以分散增加的重量,这样一来就有了A30挑战者巡洋坦克。这里需要讨论一个问题,也就是车辆的L/C比与转向性能的关系。L表示车辆履带接地部分的长度,C则表示两履带中线间距。L/C比越大,车辆转向越困难。挑战者比克伦威尔长大约6英呎,但宽度不变,如此一来转向性能必然下降,行走系统的压力会不可避免增大。本来考虑到大炮塔的额外重量,挑战者巡洋坦克在与克伦威尔坦克防护水平相当的情况下肯定要更重,迫于控制重量的压力,只好将挑战者的炮塔正面从克伦威尔的75mm减至63mm,侧面则从65mm减至40mm。其实从车辆全高来看挑战者并不算特别高大,主要是头身比显得头大而滑稽。

停放在一起的早期型A30挑战者与虎式坦克,车上各处均用粉笔标出装甲厚度
关于挑战者,还有几个细节值得一提。由于其设计时大多数英国坦克还在用2磅炮,设计人员认为人力装填17磅炮弹会使装填手很快疲劳,因此增设了一名装填手,这样炮塔里面就是四个人:车长、炮手、装填手、副装填手。车体内的航向机枪手取消,其战位被17磅炮备用弹药的装甲弹药库取代,这是英国坦克上第一次取消车体机枪手以安放备用弹药,姑且也可以说是开后世先河。挑战者坦克首次安装了Metadyne炮塔驱动系统,这是一种炮塔电驱动系统,允许炮手平顺地驱动炮塔,保持对移动目标的跟踪指向。此外,挑战者还安装了一种特殊的座圈排障装置。这种装置可以让车组将炮塔抬起几毫米,排除卡入座圈的异物。
1942年5月,伯明翰铁路货车公司开始生产三辆A30挑战者的原型车,第一辆于1942年8月13日完成。1943年,另外两辆原型车也完成了,随即投入测试。测试中发现,挑战者的大型炮塔在车辆停在坡道上时很难转动,车组乘员战位拥挤而难以操作。1943年1月23日,装甲战车学校的炮术总监在报告中质疑整个A30项目的存在意义。首先,根据英国陆军当时的教范,坦克的主要职责并不是用来对抗敌方坦克。诚然,17磅炮是一款优秀的反坦克炮,那么可以把A30看成是一种专为反坦克作战设计的坦克。既然考虑到坦克对坦克的战斗,那么A30的装甲厚度又怎么样呢?以北非常见的四号坦克为例,两种坦克若是在3000m的远距离上交火,装备17磅的英国坦克自然能够占据优势,但在近距离交战中,A30因为装甲防护薄弱, 17磅炮射速慢,备弹量少,反而处于不利一方。考虑到北非战事即将结束,在这个时候研制A30实在是不合时宜。A30空有火力强大的17磅炮,却不能很好地胜任坦克的职责;而高大的外形又使其难以成为优秀的坦克歼击车。报告将A30称为“白象”,简单来说就是昂贵而无意义的累赘。报告中还总结了作者理想中坦克的研发过程:“在确立坦克的战术需求之后,首先根据需求来选用火炮,接着给炮塔布置装甲,最后再考虑使用何种车体、动力系统和悬挂装置。”
各部门心目中理想的坦克
可惜,英国的坦克研发部门早就把这样的原则忘在脑后了,这份报告也没有掀起什么波澜。1943年2月10日,决定生产200辆A30挑战者巡洋坦克,但也就只有这么多,“以免影响克伦威尔生产”。
从挑战者开始研制到最终投产,花费两年多的时间看似不长,但这坦克很难说是什么独创性的设计,基本就是个魔改克伦威尔。想到这车造出来各种不尽如人意,充满各种妥协和得过且过,用了这么长时间实在不值得。
坦克研发部门里自然有人对挑战者大加批判,这位就是乔治·韦瑟里奇中校(Lt-Col. George Witheridge)。此君早年在车辆实验队工作,但后来被调往北非前线,在加扎拉战役中被炸飞出坦克受了重伤。后来韦瑟里奇中校受命派驻美国诺克斯堡,开过谢尔曼坦克之后对其赞不绝口,整天琢磨如何对其火炮进行升级。1943年6月当他回到坦克研发部门,发现挑战者这么个不伦不类的东西,就因为装了17磅炮,居然也能投产服役。韦瑟里奇中校于是马上开始研究如何给谢尔曼坦克装17磅炮,却发现有人已经捷足先登。
乔治·布莱蒂少校(Maj. George Brighty)也是坦克研发部门的成员,用了最邪门的方法把17磅炮装进了一个普通谢尔曼炮塔里:他拆掉了反后座装置,火炮与防盾刚性连接,没有任何吸收后座的机构。这个疯狂的点子让韦瑟里奇中校也有些惊呆了,但毕竟值得一试,于是安排了一次实验。首先,通过从炮塔外拉绳击发的方式,打了三发炮弹,一切正常;接着钻进炮塔里装弹击发,又打了七发炮弹,也无大碍。实验结论是这个方法确实可行,只需要再完善一下细节设计。虽然韦瑟里奇等人的项目因为太危险被叫停,但能在谢尔曼炮塔内安装17磅炮确实是个巨大的诱惑,于是很快由皇家装甲兵和军需部牵头,开始了正式的研究。新的设计保留了反后座装置,调整了火炮的耳轴高度,又在炮塔后部开了个口子,加装一个装甲盒。这个装甲盒不仅用于平衡17磅炮的重量,还用于安放原先位于炮塔内的无线电设备。射击实验证明新的炮塔设计堪称完美,但仍有一些美中不足:炮口处的巨大闪光容易造成眩目,同时开闩时剩余火药燃气的回火问题会造成车组乘员烧伤。研制团队又把韦瑟里奇请回来出主意,他提议将半自动炮闩设为延时开闩,有效地防止了回火,同时将炮闩的开口沿逆时针方向旋转90度,以便装填手操作,这些改进都在后续型号的17磅坦克炮上得以体现。炮口闪光的问题难以彻底解决,最终是通过训练车组在开火瞬间闭眼来防止眩目。除了炮塔内的改动,在车体部分则模仿挑战者巡洋坦克,取消了航向机枪手并焊死车体机枪基座,改为存放15发备用炮弹。1943年12月30日,在试射成功之前,已决定将2100辆M4A4(谢尔曼V)改装以搭载17磅炮,如此一来,英国在不经意间获得了一件意料之外的杰作。这种新型坦克按照英国的命名方式,称为谢尔曼VC,或者说是谢尔曼“萤火虫”。这种凶猛的食肉昆虫,将在半年后的D日与克伦威尔并肩作战,成为当时唯一一种有能力正面挑战德国虎式、黑豹的“动物园杀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6

主题

97

帖子

1262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262
 楼主| 发表于 2019-6-18 23:34:22 | 显示全部楼层
“护国公”演义——克伦威尔巡洋坦克发展史3人文历史 2-1 672阅读42点赞14评论



(题图:1944年7月末8月初,在诺曼底地区与德军交战的克伦威尔坦克)
D日前夜
前面说到,1944年2月利兰公司发布了“战斗型克伦威尔”的规格书,旨在规范参加西线登陆作战的克伦威尔坦克具体细节。尽管这一规格书实际上相当于把Mk.IV之前的克伦威尔坦克都扫进了垃圾堆,但也意味着英国坦克兵能够有一种真正可靠的坦克,而不是故障频发的残次品。除了对武器系统、动力系统的标准化,还改进了装甲结构。由于克伦威尔的车底装甲最初只有8mm厚度,导致其抗雷能力较弱,这次改进在驾驶室和战斗室底部加装了6mm装甲。由于车辆装甲壳体采用铆接成型,为提升结构强度,在车体前部和炮塔周围所有主要的装甲板接缝位置都采用缝焊方式加强。这种做法有一个额外的好处,由于D日当天有不少车辆需要涉水上岸,这种填缝处理有助于改善车辆的水密性能。
那么既然最后都要焊接填缝加强,为什么不一开始就采用焊接成型呢?1943年其实就提出了焊接型克伦威尔的方案,到1944年4月伯明翰铁路货车公司已经根据160辆的订单生产了82辆这种焊接型车。这些车自然按照新的要求,具有14mm厚度的车底装甲,同时对车体逃生门和烟雾弹发射器等细节做了改进。
对于早期少量生产的克伦威尔Mk.I,在换装75mm主炮、标准化动力系统、加厚车底装甲之后,就称为克伦威尔Mk.V。而采用焊接方式新造的这批车,就被称为克伦威尔Mk.Vw,w取welded(焊接型)之意。一部分早期的半人马坦克换装流星发动机,即改名为克伦威尔Mk.III,而随着英国电气(British Electric)在1943年转入克伦威尔坦克生产小组,新生产的坦克仍旧沿用半人马的车体结构和悬挂系统,但改用克伦威尔的动力系统,这种混合型巡洋坦克就根据武装具体是6磅炮或75mm炮命名为克伦威尔Mk.III或Mk.IV。这么一来,D日登陆时上岸的克伦威尔坦克,大致可以归为两大类:
1. 安装75mm炮的克伦威尔Mk.IV或Mk.V/Mk.Vw;
2. 安装95mm炮的克伦威尔Mk.VI。
这些坦克均具有64mm厚度的车体正面装甲,与76mm厚度的炮塔正面装甲,是相对比较薄弱的。1943年8月,根据焊接型克伦威尔的设计,利兰公司提出了克伦威尔坦克的装甲增强方案。这一型号称为Pilot D(原型D),对克伦威尔的悬挂系统进行了修改,允许其增重至30吨,主要改进为换装更大直径的螺旋弹簧和更宽的履带。另一种方案则是罗-罗公司提出的,称为附加装甲克伦威尔(Cromwell Appliqué)。这一种克伦威尔将车体正面和炮塔正面的装甲都加厚至101mm,后续升级还可以在车体侧面(32+3)和炮塔侧面(63+12)焊接附加装甲,同时也可以兼容利兰公司对悬挂系统的升级。由于焊接成型比铆接成型更节省重量,这样改装后总重量仅略微上升至29吨。不过,D日登陆的坦克并未采用这些装甲升级,仍是原有的装甲配置。克伦威尔坦克直到战后才部分接受了升级装甲的改进,数量大约在540辆。
罗-罗的装甲升级方案,可以清楚地看出车体哪些地方加了钢板
随着利兰公司和Fowler公司转入克伦威尔坦克的生产,也开始了与时间的赛跑。按照比例,D日登陆需要有400辆克伦威尔火力支援型,但到1944年4月仅生产出152辆,很多单位是到D日前夜才接收到坦克。

半人马的逆袭
在D日当天登陆的英军坦克,几乎都是来自第79装甲师的特种坦克,也就是著名的“霍巴特杂技团”,不过仍有少数例外。
第79装甲师师长珀西·霍巴特与他的“杂技团”,各位能认出几种呢?
皇家海军陆战队突击团在D日登陆时,装备了一批特殊的半人马巡洋坦克。本来半人马巡洋坦克是被认定不适合作为坦克在一线进行战斗的,后来在诺曼底的其他半人马坦克一般都改装为装甲推土机、防空坦克等用途。皇家海军陆战队起初打算找一批安装95mm榴弹炮的半人马巡洋坦克来废物利用一下,装在坦克登陆舰的甲板上充当固定炮台,为突击队员提供火力支援,直到后续自行火炮上岸。反正是当固定炮台,要发动机也没用,干脆就拆了发动机和传动系统,整个动力舱还有驾驶室都可以用来塞额外的弹药。根据这个点子,皇家海军陆战队向英王乔治六世和蒙哥马利将军做了一次演示,相当成功。不过蒙哥马利提出,坦克既然都运过去了,不能开下来继续战斗实在可惜,不如保留发动机和传动,让坦克能够伴随步兵继续作战。这样一来皆大欢喜,于是一行人又紧锣密鼓地把发动机和传动装回去,调来皇家坦克团的人员负责驾驶,同时为了涉水登陆不忘把装甲接缝给焊上。
原计划放在车体里的额外弹药,可以装载在车尾挂载的专用滑橇上,这是预想到最坏的情况,弹药给养都必须随车自带。这辆半人马还安装了深水涉渡排气管
皇家海军陆战队准备了80辆这样的半人马支援型巡洋坦克,命名为皇家海军陆战队装甲支援集群(RMASG),下辖四个团属炮兵连和一个独立炮兵连。为了方便火控统一指挥,在这些半人马坦克的炮塔外部均使用白色涂料以10°为间隔刷有方位分划,也成为这些坦克最重要的外观识别特征。
军事画家上田信绘制的方位分划使用示意,由舰桥上持望远镜的观察员读出方位示数,判断炮塔指向
装载这些坦克的登陆舰同样进行了改装,在甲板上铺设了“贝利”桥,坦克开上去后主炮火线高于船舷,便于发扬火力。
所谓“贝利”桥是一种快速组装的工程桥,坦克开上去固定好,就构成一个高出甲板和舰艏跳板的装甲炮台
但是这样一来登陆舰满载时的重心不可避免地升高,抗海况能力显著恶化。恰逢D日当天海况恶劣,登陆舰甲板上浪严重,只得减慢航速乃至被迫返航。有一艘登陆舰(LCT 2428)在出发后不久发生轮机故障,由拖船牵引回去时,因重心太高倾覆,船上的两辆半人马坦克因此掉进海里,所幸没有人员伤亡。
沉没的半人马坦克如今已成为潜水爱好者的游览景点
总之各种因素作用下,D日当天抵达滩头的半人马坦克只有80辆中的48辆。当半人马坦克随登陆舰开近滩头时,因为迟到太久,已经没有什么德军火力点可以打了,就连司事自行火炮都已经上岸,算是扑了个空。这时闲得发慌的车组自然就设法找点事干:在金滩的两辆半人马坦克试图炸毁一段高6英呎、厚4英呎的混凝土反坦克墙,但其中一辆坦克不幸轧到地雷。另一辆为了泄愤对着墙打光了全部弹药,墙倒是岿然不动,充分说明了95mm榴弹炮面对大西洋墙的无力,以及这种时候应该找丘吉尔AVRE干亻也女良的一炮。
干 他 一 炮 中 心 开 花
而在剑滩附近,四辆半人马坦克轰炸了控制奥恩河口的Riva-Bella岸防炮台,成功支援了英国和法国突击队的进攻。整个登陆行动中,半人马在消灭狙击手与火力点方面起到了巨大作用,而机械故障方面,登陆期间只有两辆半人马发生离合器故障与履带故障,比以前好多了。
1944年6月13日,深入内陆进行战斗的一辆半人马坦克“HUNTER”,本图为经过后期上色的黑白照片。图中炮塔上的方位分划清晰可见
到登陆后十五天,这些坦克已经支援步兵向内陆推进了10英里(16公里)。到6月24日RMASG编制撤销为止,这些半人马Mk.IV成为英军序列中唯一参加过战斗的半人马火炮坦克,此后这些坦克被转交给自由法国军队,一直使用到战后。

喋血Villers-Bocage
关于Villers-Bocage,一般有维莱博卡日和波卡基村两种常见译法,在此不作纠缠。关于魏特曼中尉大开无双暴打英军的经过,想必大家也是耳熟能详,在此同样不作赘述。实际上在6月6日也就是D日当天,德军第21装甲师就一度企图反扑滩头,但英军第6空降师的伞兵和运载轻型坦克的滑翔机恰好着陆在德军后方,迫使德军后撤到卡昂以西一线严防死守。到6月9日,英军试图分兵夹击卡昂,结结实实地碰了个钉子,撞上了德军装甲教导师。为了打开局面,蒙哥马利意图以英军第7装甲师楔入装甲教导师后方,构成夹击态势。由于第7装甲师以克伦威尔坦克作为主要装备,在行军速度上有巨大优势,可以期待其穿插行动的突然性。蒙哥马利对这次行动极为关注,称其会是“整场战役的转折点”。很不幸,蒙哥马利的乌鸦嘴又毒奶了。
蒙哥马利寄希望于第7装甲师的侧翼包抄,能够打开卡昂方向的突破口
英军第7装甲师师长厄斯金(George Elskine)与其下属第22装甲旅旅长辛德(William “Looney” Hinde)受命于6月12日下午1600时出发,以斯图亚特侦察坦克为先导,克伦威尔巡洋坦克为后继,其后则是步兵分队与反坦克分队。整个战斗群计划经过Livry开入波卡基村,然后占据村北面的213高地。但英军的行动没多久就受到阻击,在Livry附近,一辆斯图亚特被德军反坦克炮伏击损失。英军清剿德军残余兵力直至12日晚2000时,接下来做出了一个致命的决定:原地过夜,第二天黎明继续前进。根据上面地图的比例尺不难看出,Livry距离波卡基村路程仅有6英里(9.6km)左右,即便是步兵下车徒步行军,也有把握在午夜以前进入波卡基村。旅长辛德在后来的报告中辩称,这是为了掩盖自身向波卡基村进军的作战意图。既已打草惊蛇,却又放弃兵贵神速的优势,实在是难以理解。无论如何,英军等到13日早上0530时才开始继续前进,更要命的是,13日早上的行军没有派出侦察坦克作为先导。如此重大的行动居然如此轻率地进行,这恐怕只能解释为辛德旅长对局势的过分乐观了。
BBC纪录片中轻描淡写的6英里,实际上拖了12小时,早已贻误战机
英军于0800时前后抵达波卡基村,尽管目击到德国兵驾车匆忙逃离,英军仍未警觉,先导坦克连径直上山去了波卡基村北面的213高地。213高地的位置可以俯瞰穿过波卡基村的175号公路,而卡昂就在沿公路往东20km不到。英军步兵和反坦克分队此时并未及时展开警戒,一个个沿路停车,大家下车舒展筋骨,烧水喝茶什么的。魏特曼正是于此时发难,开出公路南面的隐蔽位置,一炮敲掉队尾的坦克,然后对停在公路上的英军挨个点名。
对于为何没能及时发现魏特曼的虎式坦克,辛德旅长辩称175号公路沿线树篱距离公路太近,导致德军坦克轻易潜近设伏。这一辩解显得自相矛盾,倒不如说是在说,整个指挥层都是蠢蛋。如果真的如他所说,德军坦克能够埋伏在离行军路线极近的地方,为什么他不组织空中侦察,甚至哪怕是最简单的步兵侦察?至于指挥系统一片混乱,后方部队只听前方炮响,宁愿原地待命也不肯前出侦察,更是匪夷所思。
如果不是被击毁的车组跑回来报信,后续英军就啥都不知道,就这么干等着
一些战记文学和纪录片作品,例如Jake Wardrop的战地日记、BBC的《战车英豪》(Tankies: Tank Heroes of WWII),都借波卡基村的失利,批评克伦威尔坦克的性能,例如装甲防护薄弱、火炮威力不足,所谓“一场灾难胜过十二场国会演讲”。
指挥失当的问题,却由装备来背黑锅,这个是真的冤
很显然,酿成波卡基村悲剧的原因正是第7装甲师集体的轻敌大意,并不是换一款坦克就能挽回的。整场战斗中,英军师级、旅级的高层显得完全不称职,无论是进军的迟疑,侦察的怠慢,还是最后下令撤出波卡基村的畏怯,无不显示其彻底丧失了战斗意志。反倒是基层的步兵指挥官和坦克指挥官显示出了积极战斗的精神,在最初的突然袭击过后组织起反击,击伤魏特曼虎式迫使其弃车,又挫败了下午德军装甲的进攻,在撤退前还纵火烧毁德军遗弃的坦克,使其无法回收。
最终,波卡基村惨痛失败的相关责任人全部被撤换,距离克伦威尔坦克证明自己的价值,还需一些时日。
(未完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6

主题

97

帖子

1262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262
 楼主| 发表于 2019-6-18 23:34:59 | 显示全部楼层
“护国公”演义——克伦威尔巡洋坦克发展史 间章2 安装17磅炮的战斗车辆人文历史 5-15 244阅读33点赞11评论



题图:一号嘘嘘炮,老虎不敢笑

按照最初估计,英军序列内装备17磅炮的坦克大约需要占坦克总数的四分之一,差不多一个排一辆,D日前的准备大致也是按这样的估计来进行的。不过从实战情况看,由于英军进攻方向上更多地遭遇德军动物园,对于17磅的需求其实更高。虽说由于盟军“谈虎色变”,不少安装了附加装甲的四号坦克也在远距离上被误认为虎式,一定程度上夸大了局面的严重性,但英国人和德国人都承认,17磅炮是真正能有效对抗德国坦克的武器。
一枚17磅炮弹贯穿虎式炮塔侧后(80mm厚)留下的穿孔,边缘干净利落,不愧“打孔机”的美誉
萤火虫与挑战者
原则上说,考虑到简化后勤和兼容零件,一般是给使用谢尔曼坦克的单位配备萤火虫,给使用克伦威尔坦克的部队配备挑战者,使用丘吉尔坦克的部队则临时调用皇家炮兵的M10。挑战者一开始没能跟随部队一起登陆,主要是因为没有像克伦威尔一样经过补焊填缝处理,所以不能进行涉渡,必须等到桑葚人工港设施安装完成后才能吊运下船,磨磨蹭蹭大约到8月份才开始配备给部分英军单位。英军对于其主炮自然是没有怨言,但由于使用中发现了诱导轮结构缺陷,又引发了大范围召回,所以克伦威尔坦克在战斗中的搭档主要还是萤火虫。
1944年8月17日,第11装甲师下属第2北汉普顿郡义勇骑兵团的挑战者坦克与克伦威尔坦克,行经弗莱尔(Flers)
英军的各个单位其实都想要萤火虫,多多益善,最好一个排能增加到两辆。但是萤火虫的生产直到1944年初才正式开始,英军还需要保证普通谢尔曼V的正常供应,换言之基于A4亚型的萤火虫(谢尔曼VC)是只能维持一定比例,不能随时增产的。因此,同期英军改装了一批旧型的谢尔曼I和谢尔曼II以安装17磅炮,相应称为谢尔曼IC和谢尔曼IIC。(多说一句,英国将安装76mm炮的谢尔曼称作谢尔曼A,105mm榴弹炮的称作谢尔曼B,17磅炮的是谢尔曼C)
战后萤火虫坦克大多作为剩余物资提供给阿根廷等国,可以看到铸造车体/混合型车体的早期型号与焊接车体的后期型号混编于同一单位。
阿根廷的谢尔曼萤火虫大军,看这混杂的车体结构特征
阿基里斯与弓箭手
搜索Achilles and Archer出现的结果,没毛病
英军中17磅炮载具的缺口有很大一部分是用17磅自行反坦克炮来填补的,主要有M10阿基里斯和弓箭手两种型号。对于17磅自行反坦克炮的来历,需要简单介绍一下。1942年6月25日,英国总参谋部同意军需部利用现有的玛蒂尔达II、瓦伦丁、十字军等坦克底盘研制几种自行反坦克炮,搭载6磅炮、17磅炮/3英吋反坦克炮、25磅野战炮等。10月6日,两部门决定基于瓦伦丁坦克底盘研制一种17磅自行反坦克炮(后来的弓箭手),基于轻型坦克Mk.VIII的底盘研制一种95mm自行步兵炮(后来的复仇女神)。
实际上,25磅自行野战炮的项目在1941年就已启动了,故而发展也最快,根据1941年9月坦克设计局的生产许可,“一经验证可行,马上开始生产”,主教自行火炮于1942年3月就已投产。1942年10月主教自行火炮在埃及投入实战,但相比于美国生产的M7牧师自行火炮,主教在投送能力、载弹量和可靠性上都不占优势。1943年6月20日,第8军技术部门报告称其“设计不符合需求,应当废弃,主要缺陷在于射程和射界均不足。”第8军的一些单位在意大利战场继续使用主教自行火炮,但最终这些车辆被全部拆毁,一辆都没有留下来。
主教自行火炮的战斗室内空间十分局促
弓箭手,或称为17磅瓦伦丁自行反坦克炮,第一辆原型车于1943年9月完成,直接就获得了生产许可,但为完成苏联租借法案生产计划而延迟投产,直到1944年5月才正式生产了26辆量产型。诺曼底登陆后,于9月份达到63辆的生产高峰,在1944年内造出了349辆。在1945年仍有继续生产,后来随着日本投降,生产计划也相应下调,第665辆弓箭手于1945年9月份下线。
弓箭手自行反坦克炮直到1944年10月才装备部队,在此之前,英军一直使用M10。M10起初主要配备于皇家炮兵的反坦克炮团,根据英军的运用方法,M10的定位是作为自行反坦克炮,自力机动进入防御阵地,为机动和展开都较慢的牵引式反坦克炮争取时间。英军共获得约1650辆M10,其中约1000辆改装了17磅炮。M10换装17磅炮倒是很简单,不用像萤火虫那样需要重新修改炮塔,只需要抽出原有的主炮,换上17磅炮就行。不过因为17磅炮管外径要更细一些,所以要在炮管外面增加一段套筒,以适配炮盾的开孔,战后以色列也用类似方法,为部分M10换装了AMX 13轻型坦克的75mm火炮。
以色列拉特伦坦克博物馆的17磅M10以色列自己改装的法国CN75炮M10
使用原本3英吋M7反坦克炮的M10称为阿基里斯Mk.I或Mk.II(区别在于炮塔后部配重件的形状),换装17磅炮的称为阿基里斯Mk.Ic或Mk.IIc。外观特征上,17磅阿基里斯具有炮口制退器,并在炮口附近加装了配重块。不过阿基里斯这个称呼主要是官方叫法,部队通常只称为17磅M10或SP17磅M10,或者索性也叫萤火虫。
弓箭手的服役逐渐取代了M10,但M10毕竟是安装17磅炮的车辆,到哪都有人要。于是有相当一部分M10被提供给其他部队作为加强的机动反坦克火力,甚至是兼职的坦克。17磅M10在英军中一直服役到战后,只是从皇家炮兵划归皇家装甲兵管辖。
1945年德国境内,丘吉尔坦克搭载美军伞兵机动,17磅M10紧随其后
两种车型不免也被拿来比较一番。弓箭手的越野性能和可靠性很不错,尤其是在泥泞地和爬坡行驶时,由于弓箭手重心靠后的布局,实际上增强了其越野机动能力。但是,在硬地面上行驶时,弓箭手的速度和可靠性并不如M10。弓箭手的火炮射界有限,而M10具有可旋转的炮塔,不过弓箭手火炮朝后布置的特殊布局使其可以倒车进入射击阵地,射击后直接向前行驶快速脱离阵地。
阿基里斯(Achilles)、弓箭手(Archer)、复仇女神(Alecto)。包括后来的复仇者(Avenger),英国的自行反坦克炮多以A开头的单词命名
弓箭手的低矮外形与合理的战斗室布置很受欢迎,但装甲实在有点薄,而且缺乏顶部防护,使得车组容易受到炮兵空炸引信弹药的伤害。虽然有针对这一问题设计的装甲顶盖,但相关套件直到德国投降后才送到车组手里。
弓箭手的装甲顶盖,左右各有一个上翻打开的乘员出入口,早于1952年梅赛德斯300SL赛车的鸥翼型车门,可说是时尚先驱(
比较有趣的是,弓箭手随车配有一具合像式光学测距仪,可安装在炮手席上方,也可在车外独立架设。但实际上该测距仪并不常用,很多车组宁可不带。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主要有两个:第一,测距仪随车携行时,储存在驾驶员左前方的收纳筒里面,这个收纳筒很容易进水,这对精密光学仪器是致命伤害;第二,由于17磅炮的平直弹道,以及西线战场相对较短的交战距离,测距仪的必要性也相应打了折扣。
驾驶员观察窗左侧的测距仪收纳筒
A30 SP复仇者
此前提到过,A30挑战者因其轮廓高大而不适合作为自行反坦克炮,装甲薄弱又不适合作为坦克。复仇者的设计初衷是利用A30挑战者的底盘部件,生产一款配备17磅炮的自行反坦克炮。
运用A30挑战者底盘的A30 SP复仇者原型车
A30 SP复仇者仅在原型车上运用了A30挑战者的底盘,由于其生产工作交由当时在研制A34彗星的利兰公司负责进行,故量产型也融合了A34彗星的特征,如行走装置的托带轮。总体来看,复仇者进一步加大了车内储弹空间,并取消了不必要的第二装填手,以增大车内空间。重新设计的炮塔具备更低矮的轮廓和外形,以适应自行反坦克炮的角色。
比A30挑战者矮了一截的A30 SP复仇者
与传统的英式自行反坦克炮相同,复仇者具备开顶炮塔/战斗室,但在西线战场经验影响下,从设计时就提出加强战斗室顶部防护,因此安装有可开闭的装甲车顶。A30 SP复仇者的设计中规中矩,但因为利兰公司将主要精力投入更重要的A34彗星生产,只能起个大早赶个晚集,1944年的230辆生产订单拖到了1946年才完成。战后复仇者仅保留在皇家坦克兵学校作为教学用车,此后很快就退役了。
黑王子
1943年,坦克设计部门与丘吉尔步兵坦克的老家,Vauxhall汽车公司接触,提出要设计一种装备17磅炮的步兵坦克。这种要求乍看之下很奇怪,毕竟所谓步兵坦克是要支援步兵作战的,为什么还需要专业反坦克的17磅炮呢?这自然是部队对于17磅炮喜爱的一个反映,也有着支援步兵占领阵地后,用17磅炮消灭反击的敌方坦克这种考虑。坦克设计部门的主管提出,能否将车首设计为倾斜装甲,以抵御德国的88mm炮弹。其实当时已经有这样的设计了,也就是A41百夫长重型巡洋坦克,但是倾斜车首装甲使其难以布置车体航向机枪。Vauxhall公司决定,新的步兵坦克设计应当尽可能地与丘吉尔坦克相似,以便利用丘吉尔坦克上得到的经验教训。
停在测高杆旁边的黑王子,可看出增加了负重轮、取消了车体侧面进气口等特征
于是,新的黑王子步兵坦克基本相当于放大版的丘吉尔,包括座圈尺寸、车体布局、悬挂样式、履带宽度,都在维持丘吉尔原有样式的基础上进行了放大或增加。然而唯一不变的,是丘吉尔原有的350马力贝德福德引擎。虽说这款水平对置12缸引擎性能稳定可靠,但在重量达到40吨的重型丘吉尔上已经是动力不足了。黑王子重量达到50吨,继续沿用350马力发动机会使其单位功率仅略优于一战时期的坦克(菱形坦克Mk.V,单位功率5.2马力/吨;A7V突击坦克,单位功率6.7马力/吨)。自然有人提出安装600马力流星发动机,但动力舱不够高。相关解决方法本来有很多,比如说将发动机侧倾约4度以降低高度,或者索性加高整个动力舱,但是都没有实现。实际生产的6辆黑王子原型车全部都沿用了350马力贝德福德引擎,这也就造成了黑王子步兵坦克动力系统的悲剧。
疑似为A43黑王子使用的变速转向装置
黑王子的变速箱具有5个前进挡和2个倒挡,比丘吉尔坦克的各增加一个,尽管保留了丘吉尔坦克的越障性能,但其极速仅有16.8km/h,逊于丘吉尔的24km/h。由于坦克太重,在操作变速箱升挡时必须在1.5秒内完成踩离合-换挡-松离合等动作,否则车速下降太多,换挡后导致发动机失速停转。而英国坦克大多采用变速箱整体后置的设计,离合踏板和挡位选择杆均需要通过贯穿车底的连杆接到车尾的动力舱内,上述操作将会非常费力,不利于驾驶员快速、准确完成动作。
除去糟糕的动力系统,黑王子的其余设计倒是显得中规中矩。由于增大了车体以容纳更大直径的炮塔,车内空间也相应地更加宽敞,开过丘吉尔坦克的车组对车内空间评价很高。其装甲防护与普通丘吉尔坦克持平,炮塔构造类似于A34彗星和A41百夫长。
最初的步兵坦克与最后的步兵坦克,一个时代结束了
不过步兵坦克终究是个夕阳产业。随着通用坦克(Universal Tank)概念的提出,新的坦克既要能够像巡洋坦克一样快速机动,与敌方坦克交战,又要能够像步兵坦克一样抵御反坦克火力,支援步兵进攻。A41百夫长正是为此应运而生。
装备17磅炮和20mm Polsten机关炮的A41百夫长2号原型车,炮塔后部安装有储物箱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64

帖子

189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5Rank: 5

积分
189
发表于 2019-6-22 10:51:30 | 显示全部楼层
mono老师尽早转移根据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装甲爱好者 ( 陕ICP备15012742号

GMT+8, 2019-7-18 03:56 , Processed in 0.080677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